頂點書包 > 言情小說 > 明鹿鼎記 > 【0849 不信邪的冷格里】
    親愛的讀者您好,因不可抗力影響,本站域名已經更換為dingdianshubao.com,原來的網址即將停止使用,請將本站加入收藏夾或記住本站域名dingdianshubao.com,以便您的下次閱讀,謝謝。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明鹿鼎記最新章節。

    努爾哈赤的想法很簡單,用人命數量去換,不停的攻打,不停的消耗。

    這就是努爾哈赤想出來的最野蠻,最古老,最蠢,也可以說唯一有效的辦法。

    若不是努爾哈赤命令一直征戰,天地會治下地區的日子也不會過的這么苦。

    韋寶一度覺得自己夠血腥,夠殘忍的了,但是與努爾哈赤比起來,真的是小巫見大巫。

    只因為,韋寶不是瘋子。

    努爾哈赤之所以如此憎恨韋寶,當然不是私人原因。

    因為努爾哈赤和韋寶根本沒有見過面,談不上私仇。

    自然是因為努爾哈赤將韋寶的威脅看出來了,相比于大明,努爾哈赤非常重視韋寶和天地會。

    而大明朝廷和各派勢力,大都完全沒有將悄然崛起的韋家莊和遼南,悄然崛起的天地會當回事。

    努爾哈赤這個時候卻已經認識到韋寶將是他最大的對手,有韋寶和天地會存在的一天,他的勢力就不可能發展。

    甚至等到將來韋寶和天地會羽翼豐滿的時候,大金國甚至在關外都沒法立足,所以,要不惜一切代價搞掉韋寶。

    但是讓幾萬鐵騎去送死這種話,努爾哈赤不可能直白的說出來。

    可明明知道韋寶大軍的火器比明軍強出幾十倍,還下達這種大規模騎兵沖鋒的命令,不是讓人去送死,又是什么?

    在剛強的努爾哈赤的詞典里面,沒有屈從這兩個字,至少在李成梁事后,這兩個字就從努爾哈赤的詞典中被抹去了。

    冷格里帶著建奴步兵甲士跑來救援騎兵時,譚瘋子命令炮排猛烈開炮,炮彈在這群密集的士兵和戰馬中間炸出了許多窟窿。

    建奴的騎兵已經開始有撤退跡象,盡管他們的隊形還是不停地在恢復,不過已經是在朝后面緩緩退去了。

    此時,寶軍的炮彈數量,子彈數量,還有手榴彈數量已經不足,天上的熱氣球已經打完了所有彈藥,如同擺設,沒有什么實際作用。

    唯一的作用是用旗語告知建奴后方的動向。

    譚瘋子通過旗語得知建奴來了五千左右步兵甲士,果斷的命令兩個營的陸軍發起沖鋒,寶軍的陸軍開始登陸,

    “天啊,韋寶的戰船在靠岸,看見了嗎?”萬有孚驚恐的對孫承宗道。

    不光是孫承宗這邊幾個人,在韋寶這艘船上,所有觀戰的薊遼和遼東將領幾乎都發出了驚呼。

    他們都完全搞不懂,韋寶的人馬為什么要登陸。

    他們都覺得,就這樣在船上殺人多好,又安全,又高效,還完全不必擔心建奴突襲。

    當然,這些人都是冷兵器思維,以為只要有足夠的氣力,用一種方式殺敵,就可以持續下去。

    他們不會考慮彈藥的問題。

    但是韋寶和譚瘋子這些寶軍的指揮者需要考慮彈藥,需要考慮收割人頭。

    孫承宗道:“韋寶的人應該是想去割那一千顆人頭了,看建奴在岸邊的死傷,何止三千,割一千顆人頭沒有問題,只是現在建奴還在沖鋒,不如等建奴退去之后再割人頭更加穩妥!

    袁崇煥也看出了寶軍的意圖,皺著眉頭道:“不是韋寶的人等不及了,估計他們是托大了。還有,建奴向來沒有留下尸首的習慣,會將尸首一并帶走的,肯定要靠岸進攻,否則沒法搶到建奴的尸首!

    孫承宗點了點頭,贊同袁崇煥這個判斷。

    “上岸與建奴拼殺,這就不是韋寶軍隊的長項了吧?建奴尚有一兩千人,而且聽聲音,他們應該還有大隊援軍正在靠近!”萬有孚道。

    “別的不說,就光是韋寶人馬的士氣,薊遼和遼東,沒有一支軍隊能做到,你們誰敢在這樣的情況下,憑小股步兵與建奴對戰?”孫承宗忽然大聲責問道。

    孫承宗這話不是問身邊的袁崇煥和萬有孚的,而是問向薊遼和遼東所有的將領。

    所有人都沒話說了,就連以驍勇聞名的祖大壽也閉了嘴。

    祖大壽捫心自問,別說以少敵眾,就是以眾敵寡,他也未必敢在野外與建奴作戰。

    河岸是一大片的開闊地,視野極好,論單兵素養,不管是射箭還是砍殺,都一定是建奴占優勢。

    但寶軍士兵毫不畏懼的在戰場靠岸之后紛紛往岸上跳下去,勇猛的開始沖鋒。

    這場戰斗如同做夢一般,寶軍士兵前進,射擊,殺敵,他們用的都是總裁式步槍,步槍前面裝有刺刀,能開槍盡量開槍,萬不得已,才會與建奴近身拼刺刀。

    建奴使用的都是馬刀,看見寶軍紛紛往岸上跳,開始沖鋒。

    雖然在大敗之余,建奴依然來了精神,正在后撤的騎兵們紛紛勒轉馬頭,準備與寶軍拼殺。

    吳雪霞聽見炮聲停了,忍不住離開了韋寶的懷抱向外張望,只見寶軍士兵幾百人已經沖上了岸,急忙拿掉棉花做的耳塞子,對韋寶道:“總裁,咱們的人上岸進攻了!

    韋寶早就看見了,只是平靜的點了點頭,始終都是要上岸的,否則如何收割人頭?

    吳雪霞焦急道:“總裁,建奴驍勇,不能等他們都退走,等到了天黑再去割人頭嗎?譚瘋子這一下魯莽了,他就不怕搭上幾百戰士的性命嗎?”

    “不是幾百,是上千戰士,這些是譚瘋子調過來的總裁衛隊,都是寶軍中身經百戰的陸軍戰士!表f寶糾正道。

    剛才吳襄聽到炮聲停了,跑出去了,現在又從外面著急忙慌的跑回來:“小寶,你的人都上岸了,快讓他們回來啊,建奴不是好惹的,就在船上放槍放炮多好?”

    燕天南微微一笑,示意吳襄稍安勿躁:“爹,你沒有看見嗎,我現在也是旁觀者,整個作戰不是我親自指揮的,再怎么樣,打不到咱們所在的船上!

    “我不是怕死,我是怕你的人死光了,你知道建奴有多能打嗎?一個建奴甲士,殺咱們幾十個徒步漢軍沒問題!眳窍褰辜钡。

    韋寶無奈的搖了搖頭,暗忖吳襄這些人是被建奴嚇破了膽子了,你們當建奴一個個都是黃飛鴻,是葉問?還一個人殺幾十個漢軍沒有問題,你讓他們殺寶軍看看。

    “爹,別煩總裁了!眳茄┫既滩蛔〉。

    吳襄這才沒有再說什么,焦躁的站在韋寶和吳雪霞身后,通過船艙往外看。

    吳雪霞遞給吳襄一只望遠鏡,讓吳襄能看的更加清楚。

    吳襄忍不住道:這是好東西,看的真清楚啊,怎么不早點拿給我?這個玩意送給我吧?比西洋的單筒鏡厲害多了。

    “行,送給你,但是你不能拿給別人,只能留著自己用!眳茄┫嫉。

    吳雪霞倒不是怕望遠鏡技術泄露出去,只有韋家莊才掌握了玻璃制造工藝,全世界都沒有掌握,根本不存在這個擔心,吳雪霞是怕父親太嘚瑟,到處張揚,讓人覺得寶軍有很多不外傳的厲害工藝。

    吳襄連聲答應。

    韋寶一直密切注視岸上的戰局。

    寶軍是真的強大,近距離的熱火器軍隊與冷兵器軍隊交戰,不但訓練上和經驗上都碾壓了建奴大軍,連士氣上同樣碾壓。

    寶軍幾乎沒人犧牲,一開始的五千建奴鐵騎本來還剩下小兩千人,這一波回頭反攻,全部被現場擊斃。

    然后寶軍士兵直接用建奴的尸體構筑防御工事,站在掩體后面對正在沖過來的五千建奴甲士射擊。

    近距離射擊,步槍就不是全憑信仰命中了,命中率高了很多,還有手榴彈的配合。

    一千熱火器士兵,并且是裝備精良,訓練熟練,作戰經驗豐富,士氣旺盛的,寶軍最精銳陸軍。

    對陣的是士氣低落,被迫頂著槍林彈雨來接應的建奴甲士。

    建奴開始有多么的狂妄,眼下就有多么的失落,不說士氣低落到跑都跑不動的地步,反正跑起來都是有氣無力,可以看得出心浮氣躁,心驚膽戰,看得出建奴的膽怯。

    “都瞅準了打,盡量節約彈藥。依次傳達!弊T瘋子也上了岸,在掩體后面,用銅喇叭對周圍的兵士喊話。

    兵士們依次將譚瘋子的命令傳過去,千人的軍隊,訓練的如同一個人在作戰一樣。

    “沖,快沖!”冷格里下了馬,不敢在馬上,怕目標大,被明軍打死。

    冷格里所在的位置在大軍的后排,身邊是一名身材高大的建奴甲士,這是一個旗手,舉著一面上寫黑字的杏黃大旗,朝四面揮舞。

    建奴作戰的時候,所有的將領都看著這頂黃旗,因為它在向軍隊傳達著命令。

    建奴沖過來一批死一批。

    剛才在船上用炮和槍打,其實遠沒有現在的場面慘烈。

    這些建奴甲士徒步奔跑過來,面對寶軍的排槍,簡直如同往一道看不見的白色屏障上面撞擊,別說挨著,三十米之內沒有人能靠近。

    五千人說多不多,說少不少,才沖擊了一波,就死了上千人,不得不退了回去。

    “娘的,你們沖,你們沖啊!崩涓窭餁獾拇罅R,并且舉刀要砍死統兵將領。

    幾個牛錄攔住了冷格里,紛紛勸說他冷靜。

    冷格里大怒道:“你們都跟著我去沖,要死,我死在頭里,你們總不用怕了吧?”

    大軍見冷格里如此勇悍不畏死,士氣稍微上來了一些。

    牛錄們哪里會讓冷格里親自沖鋒,楊古利是大汗的女婿,冷格里是楊古利的弟弟,相當于皇親國戚,又是大將,除非人死完了差不多才輪到主帥沖鋒。

    冷格里大聲道:“我給你們擂鼓助威,是成是敗,就沖這一次,一定不能讓勇士們的尸體落到漢人手里,好不好?”

    眾人齊聲答應。

    冷格里隨即唱起了建奴歌曲。

    這是一首用于鼓舞士氣的歌謠,是建奴豐收的時候大家一起載歌載舞的時候唱的曲子,

    三四千建奴一起大聲唱著曲子,一起邁著齊整的步伐向寶軍陣地沖過來。

    “建奴就是屁事多,還唱歌,跟特娘的鬼號一樣,他們唱歌,咱們也唱歌!”譚瘋子笑道:“記住,還是節約子彈,咱們的子彈可不多了!

    眾人樂呵呵的答應一聲。

    剛剛打退了這一波建奴的沖鋒,見他們集結之后再沖鋒,寶軍士兵們在心里上已經積累了巨大的優勢。

    “咱當兵的人!有啥不一樣!只因為我們都穿著,樸實的軍裝!咱當兵的人,有啥不一樣!自從離開了家鄉,就難見到爹娘!說不一樣,其實也一樣!都是青春的年華,都是熱血兒郎!說不一樣,其實也一樣!一樣的足跡留給,山高水長!咱當兵的人,就是不一樣!頭枕著邊關的明月,身披著雨雪風霜!”

    雖然人數沒有建奴多,但是寶軍的歌聲明顯更加雄渾,更加高昂,旋律也優美的多,非常有氣勢。

    觀察船上的薊遼和遼東將領們,都忍不住面面相覷,暗忖寶軍太會玩了,居然還唱歌。

    他們在后面,自然聽不清楚是建奴先唱歌,這邊才唱歌的。

    不信邪的冷格里,瞪大了眼珠子,暗暗祈禱自己的甲士們能沖毀明軍的防線。

    冷格里到了這個時候,還認為是在對付孫承宗的人馬,覺得以薊遼和遼東軍隊的一貫脾氣,只要沖的夠猛,有一個口子被撕開,這幫人就會崩潰,背后是大河,得全部被趕進河里喂王八。

    到了這個時候,冷格里似乎依然在妄想能獲勝,甚至是挽回敗局。

    只可惜,將近四千建奴甲士沖的夠猛,連續倒下了兩排甲士,依然在硬著頭皮往前沖,似乎不顧一切了,似乎不將命放在心上了。

    只可惜,血肉之軀畢竟當不過子彈和手榴彈的威力。

    他們自始至終沒有靠近寶軍陣地二十米之內。

    不知道是誰最先開始撤退的,建奴開始潰退下來。

    “上刺刀,出戰壕追擊!”譚瘋子來勁了,一個跨步,踩上了用建奴尸體壘成的戰壕上,大聲對部下們道。

    長官的命令就是一切,士兵們想都沒想,開始紛紛上刺刀。

    雄渾的沖鋒號聲音響起來了。

    噠噠噠噠噠噠滴滴噠噠噠噠噠噠!

    寶軍的沖鋒號,讓人頭皮發麻。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明鹿鼎記最新章節。
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