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書包 > 都市小說 > 鑒寶黃金手 > 第1511章 紅山文化紅玉掛件
    親愛的讀者您好,因不可抗力影響,本站域名已經更換為dingdianshubao.com,原來的網址即將停止使用,請將本站加入收藏夾或記住本站域名dingdianshubao.com,以便您的下次閱讀,謝謝。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鑒寶黃金手最新章節。

    “不行,太低,絕對不行!

    “我最多再填五萬!

    “徐老師,您可別逗我玩了,市場價二百萬的物件被您砍成這個樣子,傳出去別人還以為我腦子有坑呢!

    “那就六十萬吧,您要是還不愿意,我是真沒辦法了!

    “別這樣啊,一百六十萬!

    “看樣子是談不攏了,算了吧,我就不耽誤孫老板發大財了,”徐景行笑笑,抓住身邊程琳的手掌起身道:“孫老板,以后有價格合適的好東西記得喊我!

    “哎哎哎,徐老師……”孫老板想挽留,但挽留的話到嘴邊又咽了下去,目送徐景行和程琳兩人攜手離開拐進隔壁店里。

    徐景行和程琳兩個人在市場上兜兜轉轉,就跟檢查衛生一樣一家家挨著溜達下去,快到中午的時候只出手一次,以十七萬的價格拿下一枚老紅玉掛件,被他直接送給了程琳。

    程琳拿著那只奇形怪狀的紅色玉掛件有點懵:“這,這是什么?好丑!

    “這是紅山文化的產物,是兩種水生物的組合形玉佩,上邊那條魚總認識吧,下邊這個帶著五組長齒的應該是鱷魚或者類類似的帶尖齒的大型水生動物,你看五組長齒上邊那兩個小的圓孔,那是下邊這個水生物的眼睛,從布局看,就像一個正面拍扁了的鱷魚腦袋,或者說是鱷魚的正面平面畫像,盡管有點抽象,但特征又比較形象,這種藝術風格和紅山文化極其吻合。

    “所以別看這玉佩挺丑,其實價值挺高,而且這是紅玉,雖然不是田紅玉,而是岫紅玉,但俗話說‘玉器掛紅,價值連城’,雖然有點夸張,但也側面證明了紅玉的價值,何況這紅玉掛墜還是通體全紅,雖然雕琢工藝比較原始,還有不少雜質,但真要出手,賣個五六十萬不成問題,嘿嘿,你賺大了!

    程琳驚訝的瞪著手里的紅玉掛件,“真的假的,那么值錢?”

    “以后只會更值錢!

    “還是好丑,”程琳撇撇嘴,依然有點嫌棄,但手卻抓的緊緊的,“能隨身佩戴不?”

    “可以,而且對身體還有好處,只是尺寸偏大,戴脖子上不方便,最好放家里,閑著沒事兒摸兩把玩玩,當裝飾品掛墻上也不錯!

    “那就掛墻上!

    “走,吃飯去,想吃點什么?”

    程琳卻努努嘴,“不再去集古齋買下你看中的那兩件寶貝了?”

    小雞小雞愕然:“你咋知道我看中了的?”

    “別忘記,我可是看著你成長起來的,你眼珠子一轉,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嘻嘻,那幅鄒一桂的畫和那個蒜頭瓶是不是很值錢?”

    徐景行好笑的捏了捏程琳的臉頰:“不是一般的值錢!

    “哪個更值錢?”

    “蒜頭瓶!

    “能值多少?”

    “小八!

    小八是多少?就是一到三千萬之間。

    程琳倒吸一口涼氣:“那快買下來啊,等什么?”

    徐景行卻不緊不慢的笑道:“急什么,那家伙不識貨,以為那是雍正時期的高仿品,又獅子大開口的要二百萬,肯定是存了宰一刀的心,而我這樣的肥羊可不常見,所以,著急的應該是那家伙,而不是咱們,所以穩住,那家伙會主動找上門來的!

    “萬一被人搶了先呢?”

    “概率太低,那瓶子在柜臺里擺了那么久都沒賣出去這,說明識貨的人少,而且那瓶子的鑒定難度也確實很高,等閑人認不出來!

    “?是什么道理?”

    “那瓶子是宋代官窯出產的精品瓷,存世量很少,絕大部分玩家一輩子都見不到一件那個級別的宋代官窯精品,只能通過文字圖案資料了解,頂多到博物館隔著玻璃遠遠的欣賞一下,所以真有這么一件宋代官窯精品瓷器擺在他們面前,他們也認不出來,或者不敢確認!

    “萬一,萬一那孫老板忍住了呢?”

    “忍住就忍住了唄,咱們又沒有什么損失,無非是錯過了那只瓶子,要是實在想要,全款買下來也不是不可以,又不是沒錢,對吧?”

    程琳張了張嘴,“猜不透你們這些土豪的心思,幾百萬的東西說放就放,說買就買,輕巧的跟買袋大米似的……”

    “誰特么買大米啊……”徐景行哈哈一笑,“你也是土豪,嗯,土豪的女朋友,以后買東西也要拿出土豪的壕勁兒,別給咱們土豪丟人!

    “呸,”程琳輕唾一口,“別想收買我!

    “什么叫收買,真難聽,那叫腐蝕,嘿嘿!

    “更難聽!

    “不管了,難聽就難聽吧,走,吃飯去!

    “咦,等等,那不是孫老板嗎?再跟你打招呼呢!

    徐景行其實早就注意到了孫老板的存在,甚至剛才在一家古玩店里看貨的時候就知道了,因為那家店的老板接了一個電話,正是孫老板打的,孫老板在電話里打聽他和程琳倆人的動向,還央求那個老板等他和程琳離開后給個消息。

    兩個老板之間的對話在電話里進行,自以為很隱秘,但兩人間的對話完全沒有逃過他的耳朵,被他聽了個清清楚楚。

    所以他不但知道孫老板在盯著他的行蹤,更知道孫老板不但著急,而且是很著急,不著急到一定程度是不會搞的這么麻煩的,尤其是親自出門盯梢,又是打電話聯絡同行幫忙盯梢。

    當然,鄒一桂的畫和青釉小開片網形紋蒜頭瓶都值得孫老板搞的這么復雜,真要成交,那可是上百萬的流水,這樣的流水在絕大部分古玩店里都不是小數,再考慮到現在的古玩行情,這個數字對一個在島城昌樂路混的古玩店老板來說就更有分量。

    島城的古玩行情本來就不如泉城、首都、金陵等大城市,在全國范圍內只能算二流水平,偏偏島城市府這邊又在大力推動這方面的發展,短短幾年時間里開了好幾家古玩店,所以島城這些開古玩店的老板確實不太好混,競爭很大。

    也正因如此,碰到徐景行這樣的“肥羊”,又湊巧手里有徐景行感興趣的物件,當然不能輕易放過。

    徐景行擦眼觀色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在孫老板的店里討價還價的時候,就意識到對方出貨的心思比較重,這才大膽砍價,甚至來了個欲擒故縱,就是吃定了孫老板的心態。

    果不其然,魚兒上鉤了。

    只是這些東西實在不能說,說出來就太嚇人了。

    所以他表現的跟什么都沒發現一樣。

    此時得到程琳的“提醒”,扭頭看去,果然看到路那邊的孫老板正在使勁兒朝這邊招手,胖乎乎的身子隨著手臂的晃動一晃一晃的跟個大水袋似的,特滑稽。

    看到孫老板,他輕飄飄的抬臂朝對方揮了揮,意思是“看到了”,然后繼續牽著程琳的手朝前走去。

    不就是斗心眼么,誰怕誰啊。

    那邊孫老板看到徐景行只是揮了揮手表示回應然后就沒動靜了,一時間被嗆到不知道該做什么,表情都凝固了,但想了想,還是晃晃悠悠的校跑過來,追上徐景行后陪著笑道:“徐老師,逛了一圈了?”

    “嗯!

    “準備去哪兒?”

    “吃飯!

    “嘿嘿嘿,徐老師,我請客!

    “多謝,不過我跟我對象想找個安靜的地方說點悄悄話,就不麻煩孫老板了!

    “……”孫老板算是看出來了,徐景行是真的水火不進,只能咬牙道:“那我就直說了,徐老師,那畫,和那瓶子,你還要么?”

    “我一直都想要,但前提是價格合適,”徐景行這才接過話茬:“孫老板,咱們都是圈里人,我不跟你弄什么虛的假的,那畫還是我幫你鑒定的,我要是想弄虛作假,完全可以跟你說是高仿的然后趁機壓價,對吧?但我沒那么做,我不傻也不憨,就是不愿意跟圈里人玩虛的,但同樣,我也不喜歡別人跟我玩虛的,正常的討價還價可以,但想要趁機宰我一刀,那我只能說聲對不起了。

    “所以,孫老板你要是真心想出那畫和那瓶子,就給個實在價,不然的話大家各走各的誰也別影響誰!

    孫老板擦了擦額頭的虛汗,連連點頭:“徐老師說的是,那,咱們去店里慢慢聊?”

    徐景行鼓作無奈道:“孫老板,我沒那么多時間跟你墨跡,這兒說吧,干脆點,行就行,不行就算!

    孫老板咬了咬牙:“那徐老師你給個價,先說畫!

    “畫二十八萬,瓶子六十萬,”徐景行輕飄飄的給出兩個數字:“孫老板,這是我的最終報價,你點頭,我就跟你過去,不點頭,就算了!

    孫老板面色發苦:“徐老師,沒你這樣兒做生意的,哪有把價咬的這么死的?”

    “別人什么樣我不知道,但我就這樣你的人,我買東西是這樣,賣東西也是這樣,不墨跡,”徐景行聳聳肩,摟住程琳的肩膀,帶著一點不耐煩的神色道:“孫老板,你就說行不行吧!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鑒寶黃金手最新章節。
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