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書包 > 軍史小說 > 霸道總裁求抱抱 > 第1813章,寶貝
    親愛的讀者您好,因不可抗力影響,本站域名已經更換為dingdianshubao.com,原來的網址即將停止使用,請將本站加入收藏夾或記住本站域名dingdianshubao.com,以便您的下次閱讀,謝謝。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霸道總裁求抱抱最新章節。

    急診中心,留觀室。

    這時窗外已經夕陽西斜了,房間白色的墻壁上暈染出幾分霞光。

    秦淮年躺在病床上,露在外面的手背上,針頭挑進他青色的血管里,眼鏡摘下放在了一旁,可能是闔著雙眸的關系,微白的臉色看起來有些頹廢。

    被好心的家長開車送到醫院后,打了脫敏針,便昏昏沉沉的睡著了。

    郝燕一直守在病床邊上。

    病床上除了昏睡著的秦淮年以外,還有一個小身影,糖糖縮成團蜷縮的睡在他身旁,長長的睫毛上仿佛還掛著未干的淚珠。

    大概又過了半個多小時后,秦淮年蘇醒過來。

    他的大手一直被郝燕緊緊握著,稍微有動靜,便被察覺了。

    郝燕傾身過去,“秦淮年,你醒了!”

    “嗯!”秦淮年唇角輕勾了下,清楚的看到她眼圈微微的泛紅,剛醒來的聲音有些沙啞,“郝燕,你也被嚇到了?我這不是好好的么,沒事!”

    郝燕將后怕的說,“秦淮年,你明知道自己對榛子過敏,今天怎么還吃餅干了呢!”

    她和姚婉君吃飯的那次,聊到很多有關秦淮年的事情。

    姚婉君說過,他對榛子過敏,并且小時候還危急的進過醫院。

    當時郝燕還認真記下了。

    秦淮年笑著道,“你之前也聽到了,這是糖糖第一次親手做餅干,她想給我吃,我怎么好讓她失望?”

    “那你也不能不顧危險!”郝燕聲音幽怨,她心口到現在還懸著。

    過敏不是開玩笑的。

    對于過敏狀況嚴重的,很有可能會出現生命危險。

    秦淮年捏了捏她的小手,柔滑又細膩,笑著解釋道,“我也沒想到,小的時候誤食榛子進過兩次醫院,以為過了這么多年已經沒有大礙了!”

    郝燕將他的大手貼在臉上,柔聲道,“以后再也別這樣了!”

    “好!”秦淮年勾唇。

    一直蜷縮在他身旁睡著的糖糖,似乎是做了噩夢,小嘴微張的囈語著什么,然后就突然“噌”的一聲坐起來。

    她呆呆的左右看了看。

    看到郝燕,再看到秦淮年,黑曜石般的大眼睛眨動兩下,迅速就有眼淚滾落下來。

    糖糖再次朝秦淮年撲過去,悲從中來的喊:“爸爸,你不要死,嗚嗚嗚,不要死……”

    郝燕和秦淮年這才明白,原來是夢到了之前發生的事情。

    在幼兒園時,糖糖看到秦淮年的模樣被嚇懵掉了。

    她看著秦淮年痛苦皺眉喘不上來氣的模樣,和電視劇里即將要和女主角生離死別的男主角一樣,她仿佛身臨其境,頓時以為她的爸爸也和男主角一樣要死掉了……

    郝燕扶額。

    事情突發時,幼兒園里混亂一片,她也著實被嚇得不輕。

    此時秦淮年脫離了危險,郝燕懸著的心也跟著落下,看到此番景象就不由有些啼笑皆非。

    秦淮年支撐著坐起身子,把糖糖抱在了懷里哄,“糖糖,別哭!爸爸不會死的!”

    被安撫的糖糖確認他沒事以后,才緩緩的停住了哭泣。

    糖糖泫然欲泣的點頭,“嗯嗯!爸爸不會死!”

    秦淮年喉結滾動。

    女兒一聲聲的“爸爸”,對于他來說簡直是天籟之音。

    在幼兒園時,秦淮年就聽到糖糖管自己叫爸爸,他渾身一震,只是那時候過敏導致他缺氧的幾乎頻臨窒息,根本無暇顧及其他,也沒辦法回應。

    他當時甚至想,能聽到糖糖這樣喊自己,哪怕吃再經歷一次他也心甘情愿。

    此時此刻,他內心激動不已。

    即便秦淮年曾反過來安撫郝燕,在女兒改口的事情上不宜操之過急,可心里又豈能不期待。

    從最初知道相處以來的小蘿莉就是自己女兒的那一秒起,他就已經期待她甜甜的喊上自己一聲,現在夢想終于達成,他的心口又漲又滿,整個人都有些飄飄欲仙。

    秦淮年掌心撫在糖糖的腦袋上,激動又緊張的問,“寶貝,你能再叫爸爸一聲嗎?”

    糖糖聞言仰起頭,奶聲奶氣的喊:“爸爸~”

    秦淮年眼底都有些發熱。

    郝燕在旁邊看著,也忍不住鼻頭泛酸。

    父女溫情的畫面讓她感動極了,看著一直緊緊抱著秦淮年的女兒,她翹起嘴角笑了。

    這回可以確定:糖糖走出失戀的陰影了!

    掛著聽診器的醫生走進來,看到秦淮年醒來后,過來檢查一下他的情況。完事后,醫生開口道,“放心吧,秦先生已經沒事了!急性過敏很危險,容易導致血壓下降和窒息,會發生不可預估的后果,好在你們送醫的及時,而且食用的過敏物并不

    多,日后一定要注意,千萬不能再碰過敏源了!”

    郝燕重重點頭,“謝謝你醫生,我們一定會注意!”

    醫生看了眼輸液架上的吊瓶,“這瓶藥輸完以后,就可以回家了!”

    “謝謝!”郝燕再次道。

    在這個過程里,依舊抱著秦淮年沒有松手的糖糖嗡聲說,“醫生叔叔,你一定好把我爸爸治好了,千萬別讓他死好,好不好?”

    “……”醫生哭笑不得。

    從這對父女來到急診中心時,女兒全程死死的抱著爸爸的大腿,哭的驚天動地的不讓爸爸去死,護士們想拉都拉不開,后來哭累了才睡著了。

    醫生感慨:這可真是親生的!

    郝燕出去買了飯回來,一家三口在留觀室里解決了晚飯。

    等到離開醫院時,外面的天色已經降下來了。

    回到壹號公館,在路上糖糖就趴伏在秦淮年的肩膀上睡著了,小臉看起來天真無邪。

    進門開了燈,明亮的光照下來,糖糖動了動身子,半夢半醒間還在喊著,“爸爸……”

    秦淮年心都融化了。

    他抱著女兒進到臥室,一邊吻著她的額頭,一邊溫柔道,“糖糖,寶貝,爸爸在這里!”

    郝燕靠在門框上,望著父女二人。

    秦淮年安頓好糖糖后,抬頭看向她輕咬住的嘴角。

    他輕手輕腳的走過去,挑眉問,“怎么了?”

    郝燕欲言又止。目光從床上香甜睡著的女兒緩緩移回,她小聲道,“秦淮年,你都沒叫過我寶貝呢!”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霸道總裁求抱抱最新章節。
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