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書包 > 都市小說 > 婚途迷離 > 第225章不厚道的我
    親愛的讀者您好,因不可抗力影響,本站域名已經更換為dingdianshubao.com,原來的網址即將停止使用,請將本站加入收藏夾或記住本站域名dingdianshubao.com,以便您的下次閱讀,謝謝。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婚途迷離最新章節。

    老爺子自是受不了自家媳婦那副委屈的表情,對著五少怒道:“你這個沒家教的東西,老子真是白養了你!”

    老爺子行武出身,文化素養沒有幾成,罵人也總是那幾句,五少早像吃家常便飯一樣習慣了,不但不以為意,還對著老爺子挑挑眉,一副漫不經心口吻,“不知我是哪個教的哦,我娘早早就死了,我有個爹,可他光教別人的孩子了!

    老爺子重重地哼了一聲,臉上青黑白換,卻是再無話可說,重重地拂袖,“我們走!不要理他,他早晚會吃虧!”

    老爺子帶著他的老婆孩子走了。嬌嬌一邊走還一邊說:“媽媽,爸爸為什么不打哥哥,哥哥總是跟爸爸頂嘴,會把爸爸氣壞的!

    徐靜亞:“以后少見他就是了!

    ……

    五少關上了房門,我深表同情地望著他,五少一抬眼撞上我的目光,他蹙蹙眉,“干嘛用這種眼神看我?”

    我搖搖頭,嘆了口氣,“我有一個把我棄如敝履的爸爸,可你也比我好不到哪兒去呀!”

    五少哧的一聲,樂了,他慢悠悠踱步過來,拍拍我的肩,“爸爸,對我來說,不過是個稱呼而已!

    他又揚了聲道:“強強,我們吃飯!

    強強一直站在客廳里看著剛才那一幕,此刻跟著五少一起往餐桌前走去。我把飯菜都端上了桌,那一大一小,吃的津津有味。

    五少似乎并沒有被剛才的事情影響了心情,一邊吃,一邊沒忘了品頭論足,“嗯,這個有點兒咸了,下次少放點兒鹽;這個蒸得老了,記得要少蒸幾分鐘……”

    我一臉黑線地聽他數落,認識他這么長時間,他若哪頓飯不對我的廚藝包貶一番,我恐怕還真不適應了。

    手機響了,我起身去接電話,高興的的聲音從她家固話里專出來,“笑笑姐姐?”

    “是高興!”

    我笑著喚了一聲。

    高興嗯了一聲,“姐姐,你現在很忙嗎?”

    我:“還好。你是不是有事找姐姐?”

    高興聲音低低的,有點兒不好意思,“沒事,就是想吃姐姐做的點心了!

    “這饞丫頭,又去打擾你林笑姐姐!

    高夫人把電話拿了過去,對著我輕喚:“笑笑?那丫頭嘴饞得狠,你忙你的,別理她!

    “媽媽!”電話里傳來高興不滿的嘟濃聲。

    “好了,好了,慣的你沒樣了!

    高夫人唬了高興一句,又對我道:“笑笑,不用理會她……”

    我:“伯母。難得高興想吃我做的點心,我回頭去做些就好了,您不要唬她,有人愛吃我做的東西,這說明我做的還不錯嘛!

    高太太:“哎喲,那怎么好意思!

    我:“沒關系的!

    掛了電話,一回頭,看到五少正愣怔地瞅著我。

    “跟你在一起這么久,我好像還沒吃過你做的點心,哪天給爺做點兒嘗嘗!

    “成,回頭也給你做一份!

    難得這少爺還想吃甜品了,我還不得趕緊應承?

    周末,我早早地去了甜品店,當然,五少沒忘了派兩個保鏢跟著我。我是想做好點心,親自送到高家去的,但高樂帶著高興過來了。

    他們在門口處被兩個保鏢給攔住了,高興大喊:“笑笑姐姐?”

    我這才看到他們,便讓保鏢放了他們進來。

    高興興沖沖地跑進來,一雙興奮的眼睛左看右看,然后杵到我面前,背著小手有點兒不好意思地說:“笑笑姐,你要能天天做點心多好!我最愛吃你做的點心了,別家的都不對味兒!

    “小丫頭,”

    我笑著用手指點點高興的額頭,“想吃了就打電話給我,給你做了就是!

    “笑笑姐,你真好!

    高興嘴很甜。

    我一抬眼,看到高樂站在門口處,雙手插著兜,低著頭不知道在尋思著什么。

    高興偷瞄了一眼高樂,悄聲對我道:“我哥哥處了個對象。叫菲菲!

    我:“好事啊!

    高興蹙蹙眉,“好什么?我哥哥好像不太喜歡她,那個菲菲天天纏著我哥哥!

    我又瞟了一眼高樂,他好像沒聽見我們說話,不知在想什么,眉頭擰的深深的。

    我:“那你哥哥怎么說?”

    高興:“我哥哥什么也不說,就是不愛理那個菲菲!

    正說著呢,高樂的手機響了,我看到高樂拿起手機的時候,眉頭擰的更緊了。

    “你干嘛!”

    高樂聲音中透著幾許煩躁,一邊接著電話一邊拉開玻璃門出去了。

    高興道:“你瞧瞧,準定是菲菲的電話,我哥一接她電話,就煩!

    我好笑地看著高興蹙著小眉毛,講他哥哥的秘密,這時,玻璃門外多了一道嬌小的身影。二十一二歲的年紀,戴著粉色毛茸茸的耳罩,粉色的大衣,一雙烏溜溜的眼睛對著高樂閃爍著興奮的光芒,整個人看起來青春逼人。

    真是年輕!

    看到這女孩兒,我忽然就發現自己老了。

    高興低聲道:“瞧,那就是我哥哥的女朋友!

    我隔著玻璃門,向外瞧著,那叫菲菲的女孩兒不知對高樂說了什么,高樂一副很厭煩的表情,菲菲卻不以為意地一扭身,推開了西點的玻璃門,見到我的那一刻,她那雙晶亮的眼睛隨即放大,“哇,老板在誒!

    “你好!

    來者便是客,我彎起嘴角,露出笑容對她打招呼。

    菲菲眼睛彎成了月牙,“我有朋友買過你做的古風蛋糕,可好看了,能不能也幫我做個?”

    “好啊!

    我笑應。

    菲菲便湊到高興面前,笑瞇瞇地問她:“高興,見到姐姐怎么不打招呼?”

    高興:“姐姐好!

    “嗯!

    菲菲在我店里四下看了看,又轉回身,一把拉過了高樂,“樂哥哥,你幫我看看,選哪一款蛋糕好?這些蛋糕都這么漂亮,我挑花眼了!

    高樂不耐煩地道:“你自己隨便選好了!

    菲菲不依地嘟唇,“你幫我嘛,人家真的挑花眼了,哪款都那么好看,人家根本不知道要哪個嘛!

    小女孩兒在對著戀人撒嬌呢,但高樂不太買她的賬。

    高樂一臉心煩,隨手指了一款,“就這個吧!

    “好啊好啊,老板,就這款!

    菲菲高興地拍著手。

    “好,你明天一早過來取!

    古風蛋糕圖案都比較復雜,耗時費力,今天是做不完的。

    菲菲說:“成啊,我明天一早過來!币晦D身又挽住高樂的胳膊,“樂哥哥,你在這里閑著也是閑著,不如陪我去逛個街?”

    高樂一臉的陰沉,“誰說我這里閑著,我馬上要去公司呢,你趕緊自己玩去”

    “啊喲!

    為高興做的蛋糕熟了,我從烤箱里往外取的時候,不小心被燙了手指,當時低叫了一聲。

    “怎么了?”

    身后一道人影撥開拉著他的女孩兒,飛快而至,一把拾起了我的手,“燙著了?”

    我一邊吁氣,一邊將手指從高樂的手中拿開,抖了抖,“還好還好!

    猛一抬頭,看到菲菲驚異的目光瞅著我和高樂。

    高樂這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么,臉上驀地浮上一抹紅色,然而就是這抹紅色讓他臉上的神情顯的越發煩躁,轉頭向著菲菲的時候,臉色越發不好了,“走了走了,不是要去逛街嗎?”

    高樂扯著菲菲就走了。

    高興惦記腳尖瞅了瞅我被燙紅的手指,皺眉道:“姐姐,我去幫你買燙傷膏吧?”

    我笑笑,“沒事,一點兒小傷,過幾天就好了!闭f完,繼續往外撿蛋糕。

    高興嘟著嘴唇開始嘟濃,“我哥明明喜歡你,他就是不肯承認!

    高興的話讓我一怔,猛地想起剛剛我燙了手指時,高樂那緊張的樣子,手腕一抖,蛋糕掉在了地上。

    高樂一個小時后回來的,那時候,高興正坐在椅子上伸著小饞蟲,把蛋糕上的奶油都刮掉。高樂喚了一聲“還吃,走了!”

    我看看他身后,沒有菲菲,便問了一句:“你女朋友呢?”

    高樂:“走了!

    語氣不太好,像吃了火藥。

    高興不以為然的瞟了一眼自家哥哥,哼了一聲,“早讓你跟笑笑姐表白吧?你不聽我的話,現在被那個菲菲追,快煩死了吧?哼,這就叫不聽妹妹言,吃虧……”

    高興一邊說,一邊小舌頭在蛋糕的奶油上輕刮,卻不料話未說完,便被她哥哥拽住了小胳膊,“胡說八道什么,找扇是不是?”

    高興嚇的一愣神,小臉都白了,高樂卻將她一把拽了起來,“走了,回家!”

    高興被高樂拽著就走,我趕緊將包裝好的點心塞到高興手里,高興一手攥著點心袋子,就那么被她哥哥拽了出去。

    我將剩下的蛋糕,打包,一部分準備送給佳郁,一部分帶回去給那少爺。還有一些準備送給兩個保鏢。

    玻璃門被推動,有一對母女走了進來。

    “媽媽,這家的蛋糕好漂亮,我們也做一個好不好?”

    “不好,這東西太甜了,吃了對身體沒好處!

    “不嘛,我就要!

    聲音這么熟,我扭頭看去,卻是徐靜亞帶著嬌嬌走了進來。

    “是你?”

    徐靜亞一眼看到了我,很是意外。

    嬌嬌也驚呼了一聲,“媽媽,怎么是她!”

    “我怎么知道!

    徐靜亞很厭惡地回了一句,攥著嬌嬌的手,便扭頭要走,但嬌嬌卻不肯挪動腳步,“媽媽,我就要這里的蛋糕!”

    徐靜亞有點兒生氣,但女兒是自小嬌慣起來的,她生氣卻不忍心責怪她,只得向著我道:“給嬌嬌做個蛋糕!

    我臉上掛起笑容,但眼底里毫無笑意:“抱歉,我馬上要去接孩子,蛋糕你們還是去別家吧!

    現在的我,做蛋糕只是閑時的興致,還有滿足親朋的口腹之欲,并不是什么人的蛋糕都會做的。何況眼前站的是這對母女。

    徐靜亞臉色有點兒不好了,“我出雙倍的錢!

    “抱歉,你有錢,可我沒時間!

    我摘掉白色帽子,手套,圍裙,見我真的要走,嬌嬌又氣又惱,又委屈,“媽媽,給她十倍的錢,她就是喜歡錢!你給她很多錢,她就會做了!”

    “小朋友,你怎么知道我喜歡錢?”

    我瞇起眼睛,有些好笑地看著嬌嬌。

    嬌嬌堵氣地哼了一聲,“你跟著哥哥,不就是看上他的錢嗎?”

    我了然地點點頭,“哦,這樣啊,那好辦,你喜歡哪款蛋糕,我做給你,不過五千塊一個哦,小朋友?”

    我對著嬌嬌眨眨眼睛,眨出幾分挑釁的意味。

    嬌嬌小嘴一撅,果不其然地禁不住我的挑釁,昂首滿不在乎地對我道:“五千就五千,五萬我也要!哼,誰要不起似的!”

    我心里暗笑,小丫頭,你就牛吧!

    徐靜亞氣的扯了嬌嬌一把,“說什么呢,那破蛋糕怎么會值五萬,別上了她的當,走了,跟媽媽回家!”

    “不嘛,我就要!”

    事實證明,小孩子不要太嬌慣,眼前的嬌嬌就是被她母親,和老來得女的父親慣壞了,小皮鞋往地板上狠狠一跺,捂著眼睛嗚嗚哭起來。

    徐靜亞真是沒法了,氣的從手包里拿出一張銀行卡來:“刷卡!”

    我抿唇一笑,接過她的卡,在POS機上,刷過,五萬塊便到了我帳上。

    當徐靜亞看到我遞給她的收費條時,吃驚的瞪大眼睛,“喂,你搶劫!”

    我對著她菀爾,“太太,是你女兒說的五萬塊她也要!

    徐靜亞氣的想踹她女兒一腳了,但氣的暴走,卻也沒舍得在嬌嬌身上踢一下。

    “要什么樣的?”

    我對嬌嬌嘴角噙著一絲笑問。

    嬌嬌的眼里,大概對五萬塊和五千塊的區別壓根沒有概念,要不然就是錢堆里長大,根本不拿錢當回事的,她完全沒有她媽媽那種憤怒被打劫了的表情,反而兩眼灼灼生光,“我要藍珂哥哥那樣的!

    “你不是能做很多種蛋糕嗎?你就做個藍珂哥哥給我!”

    我撲,

    嬌嬌的話差點兒沒把我笑死,這孩子已經對藍珂走火入魔了。

    “小姑娘,做個藍珂哥哥至少要十萬塊哦,你想,你的藍珂哥哥只值五萬塊嗎?他可是個無價之寶哦!”

    嬌嬌聽了直點頭,“那是當然了,藍珂哥哥是最寶貴的。你做吧,我會付你十萬塊的!

    我心里暗笑,小姑娘,你這么拿你爹的錢造,真的好嗎?

    但面上卻忍著,雖然知道自己太不厚道,但卻覺得不敲這對母女一筆,天理難容。

    “嬌嬌!”

    徐靜亞已經如獅子一般的炸毛了,大喝了一聲,對著自己女兒怒不可遏,“你瘋了,十萬塊就買個破蛋糕嗎?”

    嬌嬌仰著頭,一點兒都不害怕,很認真地說:“她說的對,藍珂哥哥是無價之寶,當然要很多錢才能做!

    徐靜亞氣的一口氣悶在胸口,差點兒背過氣去,說不通嬌嬌,便罵我:“你這個女人,想錢想瘋了,竟然這樣騙一個小孩子的錢,我……我要找物價局……簡直太黑了,我要告你!”

    徐靜亞要拿手機打電話,嬌嬌小手扯住了她媽媽的胳膊,“媽媽。不要告她,我就要藍珂哥哥!”

    嬌嬌又哭起來,扭著身子,又委屈又難過。

    誰說這孩子不是生來要徐靜亞的命的呢?

    徐靜亞拿嬌嬌真是沒轍了,又氣又惱,然而對這孩子,卻是一句話都說不通,只能氣的跺腳,“好好好,花多少錢都隨你!”

    徐靜亞把那張銀行卡又掏了出來,扔在我面前。

    我抿唇,忍著笑,又刷了五萬塊過來。

    然后將那張銀行卡用手指夾著,丟還給徐靜亞。

    開始著手準備做蛋糕。

    兩個小時,一塊立有藍珂形象的蛋糕被我做了出來,我做蛋糕的時候,嬌嬌一直站在旁邊又好奇又心焦地等著。

    待看到藍珂的輪廊被我雕琢出來時,便已經是喜上眉梢,待到酷似藍珂的五官被雕琢出來,嬌嬌高興得拍著手,又叫又跳,

    “哇,真的是藍珂哥哥誒!

    門口處,徐靜亞已經快被氣死了,鼻子都氣歪了。

    嬌嬌捧著蛋糕像捧著寶貝,小心翼翼的,徐靜亞氣的一張臉陰云密布,但卻拿她的寶貝女兒毫無辦法,只能恨恨地離開。

    玻璃門被啪地拍上時,我給藍珂發了個消息,附了個十萬塊的收入記錄截圖給他,“剛剛把你給賣了,猜猜賣了多少錢?”

    藍珂:“什么意思?”

    我:“嬌嬌要一塊有你形象的蛋糕,付了我十萬塊!

    藍珂:%¥#鬼臉。

    我笑嘻嘻:“人家女孩兒是真愛你,十年之后,她未嫁,你未娶,就把她收了吧?”

    藍珂:“收你個鬼!”

    隨消息附了個殺人的表情。

    我咯咯笑著,收起手機,將一份蛋糕交給門外的兩個保鏢,感謝他們陪了我一整個下午,然后去給佳郁送點心,送完點心回到寓所,五少正帶著強強才回來,他們倆去洗溫泉了。

    我把蛋糕拿出來,讓五少嘗鮮,五少拿起一塊看了看,舔了一下,蹙蹙眉,“這么甜的東西,那些人是怎么吃下的?”

    我樂:“有些人就好這一口!

    我把手機的收款記錄展示給少爺看,五少怔怔地讀出那串數字,“誰給的?”

    “你猜,保準你猜不著!

    我笑的,自己都覺得像個賊。( )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婚途迷離最新章節。
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