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書包 > 仙俠小說 > 前任無雙 > 第四六零章 刺頭
    親愛的讀者您好,因不可抗力影響,本站域名已經更換為dingdianshubao.com,原來的網址即將停止使用,請將本站加入收藏夾或記住本站域名dingdianshubao.com,以便您的下次閱讀,謝謝。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前任無雙最新章節。

    <r />

    當然,林淵三人雖然不知道自己在外人眼里是怎樣的,但也還是挺自覺的,見人已經少了,再不入列有些不像話,當即也跑去歸位了。<r />

    <r />

    三人跑到功法分類那邊,逐一到案前自報了姓名。<r />

    <r />

    發放學員令牌的老師連找都不用找,一眼摸出逐一給予,沒辦法,三人基本上算是比較最后歸隊的。<r />

    <r />

    三人拿著標有自己名字的令牌翻看著,一路晃晃悠悠朝隊伍最后面走去。<r />

    <r />

    看著這隊真的是好多的人,王贊豐唏噓搖頭,低聲嘀咕了一句,“倒霉的還挺多的!<r />

    <r />

    這隊的人也的確是大多面無喜色,看不到什么高興的味道。<r />

    <r />

    人心往往就是如此不足,外面那些沒考進靈山的人,只要給個機會,只怕是哪個分類都愿意進,而這些考進來了的,反而是挑三揀四的樣子。<r />

    <r />

    林淵三人組,頗有些形影不離的味道,走到了隊伍的最后面一排站好了,東張西望的,看靈山的環境,看四周看他們的老學員。<r />

    <r />

    而尺冠云的目光也跟著追隨著他們到位。<r />

    <r />

    分類徹底完成了,插在那的牌子都被人給拔了。<r />

    <r />

    總教沈立當這才一個閃身飄然而至,落在了各類別扇形分布的人員面前,環顧四周后,喝了聲,“林淵、王贊豐、甘滿華,何在?”<r />

    <r />

    站在后面的林淵三人,有點看不到前面,實在是前面有不少個高的擋了視線,誰讓他們站那么后面。<r />

    <r />

    三人聽到聲音面面相覷,王贊豐還奇怪道“好像聽到有人在喊我們名字?”<r />

    <r />

    站在他們前面的學員聽到后面的說話聲,有幾個齊刷刷的回頭看來,一女子好心道“同學,你們是林什么王什么甘什么嗎?是的話,總教在喊你們呢?”<r />

    <r />

    “喊我們?”三人齊愣,皆踮起腳尖來,拼命夠著腦袋往前面看。<r />

    <r />

    聽到喊名字的尺冠云已是第一時間往知道的方位看來,結果沒看到反應,心里當即臥槽一聲,三個家伙太牛了,才剛入靈山,總教招呼居然沒反應?<r />

    <r />

    誰呀?怎么沒人反應?所有學員都在東張西望,都是來自各地的,又是從各地篩選出來的人員,大多人基本上彼此都不認識,基本上都不知道喊的是什么人。<r />

    <r />

    負責功法方面的老師,已經是齊刷刷轉身了,目光迅速朝后打量。<r />

    <r />

    他們當然是知道那三個名字是這邊學員的名字。<r />

    <r />

    沒反應?沈立當的那張臉已經沉了下來,喝道“林淵、王贊豐、甘滿華,出來!”<r />

    <r />

    終于反應了過來,林淵三人頓時小汗一把,二話不說,像偷了東西的賊一樣,趕緊出列往外跑,往前面跑。<r />

    <r />

    邊跑還互相打量,互露詢問眼神,不知怎么就被點名了?<r />

    <r />

    這么多人的名字,那可是上萬人啊,總教怎么就記住了他們的名字,難道總教把所有人的名字都記下了不成?這記性有點可怕!<r />

    <r />

    可想想又感覺有些沒道理啊,就算記住了所有人的名字,總教怎么偏偏就點他們的名了?<r />

    <r />

    三人自我反思,感覺沒干什么出格的事!<r />

    <r />

    王贊豐和甘滿華都忍不住以懷疑的眼神瞅向林淵,早就覺得這家伙深藏不露,難不成真有什么問題不成?<r />

    <r />

    其他學員也終于發現了有動靜的三人,目光皆追隨著。<r />

    <r />

    萬眾矚目之下,眾人眼睜睜看著三人出場。<r />

    <r />

    三人跑到沈立當跟前,一起誠惶誠恐地拱手行禮,“總教!<r />

    <r />

    心里頭直打鼓,明顯感覺被當眾點名喊出沒什么好事。<r />

    <r />

    沈立當負手而立,慢慢打量著三人的神色反應,見還知道畏懼,略哼了一聲,聲音沉沉道“我不管你們是什么刺頭,不許在靈山鬧事!”朗朗回蕩的聲音有當眾訓斥的意味。<r />

    <r />

    拱手躬身的三人再次悄悄左右偏頭,面面相覷,刺頭?何出此言吶?我們干啥傷天害理的事了,乖乖聽話的,分到功法分類也沒對你們吭半聲,咋莫名其妙就成了刺頭?<r />

    <r />

    王贊豐和甘滿華再次以懷疑的目光看向了林淵,怎么看都感覺自己是被林淵給連累了。<r />

    <r />

    沈立當冷冷道“我說話,你們是一貫的聽不見是不是?”<r />

    <r />

    其實許多人并沒看到三人正面,并未看到三人未回話,反倒是因為沈立當的話才反應過來。<r />

    <r />

    這三個家伙真牛!當著沈總教的面還敢不搭理?<r />

    <r />

    尺冠云又有一種驚為天人的感覺,當然,他早已經領教過林淵目中無人的樣子,現在想來,初入靈山連沈總教的話都不當回事,不搭理他反倒顯得正常了。<r />

    <r />

    林淵三人只感覺冤屈,哪是什么聽不見,而是不知道該怎么回啊,怎么就莫名其妙成了刺頭?沒想鬧事啊,怎么就不許在靈山鬧事了?在靈山鬧事也得我們敢吶。<r />

    <r />

    此時卻是不得不回了,恭敬道“聽見了!<r />

    <r />

    沈立當一聲冷哼,看在仨人初來乍到興許不懂規矩的份上,他也不好過多發作,準備等著看,真要敢亂來的話,那他還真要拿這三個家伙來殺雞儆猴了。<r />

    <r />

    入了靈山,又在他的手上,他真要收拾起來,有的是辦法,就不信擰不斷這牛角尖!<r />

    <r />

    微垂的目光從躬身的三人身上挪開,他環顧眾人,厲聲喝道“都給我聽好了!這里是靈山,靈山有靈山的規矩,我不管你們什么來歷,也不管你們有什么樣的身份背景,你們的身份背景管不到靈山!在這里,靈山的規矩說的算,誰要是敢和靈山的規矩對著干,我必嚴懲不貸!輕則重懲,重則逐出靈山,我有這個權力,都聽見了沒有?”<r />

    <r />

    尺冠云心里又是一聲臥槽,聽這話里的意思,這三個家伙還真是有不小的身份背景!<r />

    <r />

    他心里翻騰著胡思亂想,表面上已經跟著眾人一起拱手道“是!”<r />

    <r />

    “那三個家伙什么路子啊,才剛進靈山,就能讓沈總教說出這樣的狠話來?”<r />

    <r />

    “沈總教手上剛畢業的那一屆,是全員一次性通過了考核的,據說幾個較差的也被沈總教親自突擊調教之后在考試中過關了,據說這次的分配去向和待遇也是高于往屆的,說是沈總教跟不少以前畢業的如今在仙庭當權的學生打了招呼,要到了關照呢,不少畢業的學長紛紛表示感激呢。沈總教的底氣面前,居然還有人敢撒野?”<r />

    <r />

    四周山上,也開始有老學員盯著林淵三人組議論起來。<r />

    <r />

    待眾人應下后,沈立當的目光又落在了三人身上,淡淡喝了聲,“滾回去!”<r />

    <r />

    “是!比藨寺,又在眾目睽睽之下灰溜溜的轉身跑了回去,只感覺心里憋屈的不行。<r />

    <r />

    都只想問一句,憑什么呀?<r />

    <r />

    奈何有苦說不出,初來乍到,情況不通,也不敢頂撞多嘴什么,只能是人家說什么就是什么。<r />

    <r />

    總之這回,這上萬新學員在大家大多彼此都不認識的情況下,率先認識了他們三個,沒辦法,沈立當當場大聲點名兩次呢,想不印象深刻都難。<r />

    <r />

    三人溜到隊尾后,皆低眉順眼的樣子,不過王贊豐嘴里還是忍不住嘀咕出一句,“什么鬼?招誰惹誰了?”<r />

    <r />

    三人別提多納悶的樣子,沒想到剛到靈山居然就遭遇了這種氣象。<r />

    <r />

    沈立當又施法出聲了,“好了,負責各分類的主教老師,把各自的學員帶回去安置、熟悉靈山的情況,要用餐的安排用餐!<r />

    <r />

    “是!”一群主教拱手領命。<r />

    <r />

    沈立當一個閃身而去走了。<r />

    <r />

    其他分類的學員少,各自招呼上人就這樣直接帶走了。<r />

    <r />

    主修功法這邊的人卻太多了,人數足足有五千出頭。也就是說,其它各分類的人加一起還沒主修功法的人多。<r />

    <r />

    一個老頭,也是主教老師,走到大家前面自我介紹道“我是你們的主教萬雪峰。為了便于教學,每個分類的學員都要分組。因為我們人數眾多,這里地方空曠方便,就趁現在分好了作罷,省得后面麻煩。<r />

    <r />

    分成五十組,每百人一組,分由五十位主課老師帶領,分好后今后就由各自的主課老師負責,有什么事先找自己的主課老師,覺得主課老師解決不了的,再來找我,F在正式開始分組,排名不分先后,五人排面一組縱向列隊?禳c,速度快起來,自覺往排開的老師面前站,后面站長了的自覺往少的地方挪,把人數盡量分勻稱!<r />

    <r />

    站開了的主課老師也紛紛揮手吆喝人過來。<r />

    <r />

    王贊豐在熱鬧現場嘿了聲,“你們還真別說,功法類的人多啊,這也是個好處,以后打架的話,打起來不吃虧,其它分類的人肯定不是我們的對手!<r />

    <r />

    附近聞聲的人紛紛回頭看來,神色反應似乎都很強烈,有人甚至是面有驚恐神色,這三個什么人吶?才剛來靈山就惦記著打架,難怪要被沈總教給喊出去點名說是刺頭。<r />

    <r />

    大家都是來靈山修行的,想奔個好前程的,可不是跑來鬧事的,事搞大了被踢出靈山,可不是兒戲。<r />

    <r />

    附近聽到話的人迅速走空了,不跟他們排一起,唯恐避之不及的樣子,似乎都怕跟這三個在一起會惹禍上身。<r />

    <r />

    一看眾人反應,見因王贊豐一句話導致的頗不受待見的樣子,甘滿華頗為無奈,被沈總教給當眾‘關照’了也就罷了,還一來就這么差的人緣,這叫什么事?實在是忍不住了,他唉聲嘆氣了一句,“王兄,你能不能少說兩句?”<r />

    <r />

    ps月票雙倍十五萬票加更奉上!<r />

    <r />

    <r />

    <r />

    <r />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前任無雙最新章節。
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