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書包 > 軍史小說 > 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 > 第851章 得救,反咬一口
    親愛的讀者您好,因不可抗力影響,本站域名已經更換為dingdianshubao.com,原來的網址即將停止使用,請將本站加入收藏夾或記住本站域名dingdianshubao.com,以便您的下次閱讀,謝謝。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最新章節。

    第851章 得救,反咬一口

    聶錚從來不是長于語言的人,可是此時身處絕境,有些話自然而然地就說了出來。

    攔截他們的人已經再一次拉開了距離,箭矢須臾即到。

    千月身上足有四五處傷痕,腦中想起的卻是前不久放在門外的那瓶生肌膏。

    她抿了抿唇,說道:“死在一起也好!

    據說死在一起的人,來生投胎的時候,也不會離得太遠。

    此生大約是沒有什么機會了,但來生,或者還有機會把未來得及明了的心意,慎重地道出。

    聶錚笑了一笑,說道:“那就痛快戰一場吧!

    他們都是云衛里的人,云衛從不會坐以待斃。

    就算死,也要咬下敵人的一塊肉來。

    千月和聶錚都是一樣的心思,兩個人激起最后一絲力量,齊齊往前撲去。

    而此時,距離拉開,追兵的箭矢也密如疾雨般,錚然釋放。

    聶錚和千月都拼著被射中,也要再去殺傷幾個人,卻忽然間,眼前白衣一閃,氣流卷過,那些原本朝著他們射來的箭,竟紛紛偏離。

    “千月!”一道聲音隨后傳來。

    千月不及看是誰救了他們,先往后看去。

    一見之下,大喜過望。

    “娘娘!”千月看著策馬而來的鳳無憂,歡喜地叫出聲。

    鳳無憂隔著數步一拍馬鞍,直接落到了千月和聶錚身前。

    “娘娘……”千月又叫了一句,歡喜的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這種絕處逢生的滋味,沒有親自經歷過,是絕對難以想象其中滋味的。

    鳳無憂上下打量了一眼千月和聶錚,目光滑過他們身上的傷口,神色瞬間就冷下來。

    她上前一步,伸手指向那些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南越追兵們,喝道:“殺!”

    她的人,容不得別人這么作踐。

    身后蕭家軍早已沖上前,高喊著向南越追兵沖去。

    這些南越軍只不過是郡縣府兵,哪里是蕭家軍的對手,幾乎只是一個照面,就被蕭家軍沖擊的七零八落。

    此時,方才救了千月和聶錚的白衣身影走過來,千月和聶錚才看清,居然是蕭驚瀾親自出手。

    “謝陛下救命之恩!眱扇送瑫r向蕭驚瀾行禮。

    蕭驚瀾點點頭,沒說什么。

    鳳無憂命人將千月聶錚帶著的人馬都聚攏起來,又命人給他們簡單包扎。

    鳳無憂自己也親自動手,當先要處理的,自然就是千月。

    “娘娘,映蝶姑娘他們……”千月焦急地就想要和鳳無憂說映蝶的事情。

    “我已經遇見他們了!兵P無憂暫時停下給千月做應急處理,抬頭道:“他們一切都好,就是紅袖告訴我你們的方向的。你做的很好!

    聞言,千月眸子一張,控制不住地浮上喜色。

    這好像,還是鳳無憂第一次夸她。

    她不是終于贏得鳳無憂的認可了?

    鳳無憂見千月這樣,不由笑道:“我是不是沒怎么夸過你?抱歉,可能是我們太熟了!

    其實,是鳳無憂要求太高,她前世的兵,能獨當一面的時候,才能得到她的夸獎。

    先前千月先心雖然忠心不二,可卻一直是依附于她,自然也就得不到她的夸獎。

    但現在,千月是真的獨當一面了。

    她已經能自己做出決策,還能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千月身上的傷口雖多,但好在都是皮肉傷,只有一處稍微重一些,見了骨,但也不是致命傷。

    以鳳無憂的水準,只是片刻間就將千月的傷應急處理好,然后看向聶錚。

    聶錚本是擔心千月才在這里看了一下,見鳳無憂招手讓他過去,下意識就要上前,卻忽聽一道聲間:“傷勢似乎不輕,可需朕來幫你料理?”

    聶錚微一怔,瞬間背后寒氣直冒。

    他半轉身,拱手說道:“些微小傷,豈敢勞動皇上!

    一面說,一面走向一邊,伸手招呼一個云衛:“過來幫我上點藥!

    于是,鳳無憂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病患到別人那里去了。

    “蕭驚瀾……”她好笑又好氣。

    “他自己不需要的!笔掦@瀾說道。

    只怪聶錚傷的不是地方,傷在后腰上,鳳無憂要處理此處傷口,包扎時豈不是要抱著聶錚了?

    他不是小氣,但,誰能看著自家夫人抱著別的男子?

    鳳無憂更是哭笑不得了。

    聶錚有幾個膽子,敢讓堂堂燕皇大人給他處理傷口?

    蕭驚瀾攬了鳳無憂,道:“都是皮肉傷,誰處理都一樣!

    鳳無憂知道他說的是實話,若是真有致命傷,他絕不會如此胡鬧,因此也只好當作什么事都沒發生,把這事直接揭過。

    前去皇陵探查的禮部官員一個多時辰之后就從墓中出來,回報說里面并沒有少什么東西,那些賊人似乎就只是破壞了墓門。

    聞聽此言,南越百官就更是奇怪了。

    既然不是為了偷東西,那破壞皇陵干什么?難不成,就只是為了羞辱南越王?

    可是,誰會這么無聊?

    南越百官議論紛紛,但賀蘭齊和賀蘭榮的面容卻早就陰沉了下來。

    這些官員不明所以,可是這兩人卻已經多少猜到了一些。

    皇陵受毀是假,鳳無憂想要借機出城是真。

    難道,她真的已經察覺到了他們的行動?

    那么,那邊現在的情況怎么樣?他們的人得手了沒有?

    就在兩人心存僥幸,希望他們的人早出發一整夜,可以先一步得手的時候,山下傳來了高聲通報:鳳無憂回來了。

    頓時,兩人的神色都變得緊張。

    鳳無憂回來,這意味著什么?

    他們心里還是存著期待,希望鳳無憂什么也沒有找到。

    山下圍著他們的人,可看到山上并沒有什么指示和動靜,因此也都沒有為難,讓鳳無憂上去了。

    “娘娘安好!兵P無憂走上來,先對著瑾妃問了一句安。

    瑾妃的身子雖然經過這些日子的治療,已經好轉很多,但在這里足足耗了一整夜,還是件很吃力的事情。

    瑾妃并沒有對鳳無憂問安假以顏色,而是直接問道:“可查到毀壞皇陵的人?”

    “幸不辱命!兵P無憂說道,一揮手:“帶上來!”

    立時,她身后兩百余蕭家軍,齊齊上前,每人都拿著一個布袋子,直接扔在皇陵前的空地上。

    “啊……”當場,就有人忍不住叫了出來。

    那布袋子上斑斑血跡,而且并沒有系口,扔到地下之后,立刻散落,每個袋子里,都滾出了數個人頭。

    其中有兩個袋子里的人頭滾的尤其遠,一直滾到了賀蘭榮和賀蘭齊的身前。

    賀蘭榮和賀蘭齊一看到這個袋子,心頭就是咯噔一聲。

    這兩個袋子里的人頭,他們都是認識的,正是他們派出去的官員和將領。

    他們抬起頭,怒視鳳無憂:“護國公主,你這是什么意思!”

    鳳無憂道:“本公主得知皇陵被毀,猜想賊人或許還沒有走遠,所以立刻帶人前去追索蹤跡,而果然正如我所料,這些賊人正在撤離,所幸還沒有走遠,被本公主帶人圍了個正著。他們負隅頑抗,本公主自然也不會和他們客氣。如今這些人頭,就是那些賊人的!

    賀蘭榮和賀蘭齊幾乎快要給氣死。

    這些人分明就是他們派出去的,可是現在鳳無憂卻反咬一口,把毀壞皇陵的罪名安在這些人的頭上。

    “鳳無憂,凡事都要有證據,你有何證據證明皇陵是他們毀壞的!”賀蘭齊陰沉道。

    “他們見到本公主就跑,難道還不是最好的證據?”鳳無憂道。

    “誰知是不是你追殺在前!”賀蘭榮道:“鳳無憂,你別以為可以隨意栽贓,這些人本將軍都認識,分明就是附近郡縣的府兵,他們身為南越子民,怎么可能破壞皇帝的陵寢?”

    “原來這些人是周邊郡縣的府兵……”鳳無憂拖長了聲音,賀蘭榮猛然意識到自己的話哪里出了問題,慌忙想要補救,可是,鳳無憂哪里還會再給他這個機會。

    “據本宮所知,府兵無詔,不得輕易出本地界!他們既是周邊郡縣的府兵,不好好地守在自己的地方,卻跑到皇陵來做什么?如此看來,就算破壞皇陵的不是他們,本宮殺了他們,也是他們咎由自!”

    “你……”

    “他們既是郡縣府兵,那毀壞皇陵的嫌疑就更大了,此事回宮之后,本宮和瑾妃娘娘還會繼續詳查,說不定,這背后還有什么居心叵測之輩!”鳳無憂說這話的時候,目光故意在賀蘭榮的身上停了一停。

    賀蘭榮縱有一肚子的話要說,此時也不可能再開口。

    他這一開口,豈不是證明,他自己就是那個居心叵測之人?

    當下,只能強壓著。

    “蠢貨!”賀蘭齊咬牙低咒一聲。

    與智商有問題的人合作,當真是他最大的失策。

    因為受過他的交代,這些人并未穿著南越的軍服,賀蘭榮不說,誰能知道他們是府兵?

    現在倒好,賀蘭榮自己把把柄遞到鳳無憂的手里去了。

    皇陵之事到此,已然告一段落,鳳無憂已經抓到了所謂毀壞皇陵的人,再有什么事情,也只能之后再查。

    而瑾妃也一改先前的強硬態度,示意眾人可以先回宮。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最新章節。
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