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書包 > 科幻小說 > 諸天諜影 > 第二十一章 神技-滿血拉二胡
    親愛的讀者您好,因不可抗力影響,本站域名已經更換為dingdianshubao.com,原來的網址即將停止使用,請將本站加入收藏夾或記住本站域名dingdianshubao.com,以便您的下次閱讀,謝謝。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諸天諜影最新章節。

    “不要你覺得,我要我覺得,不行!”

    狂徒一口否決了老司機的建議。

    他不在乎克隆體的死活,否則也不會將克隆體改造成生化大軍,舔食者暴君還有最可怕的幽能蟲,哪一樣不比女裝可怕得多?

    狂徒在乎的是,風格。

    戰狂的風格是全家捅,霸氣外露,偶爾為了利益,犧牲一兩位成員,是能屈能伸的表現。

    男人就要能屈能伸,輪回者更要變通。

    但變成全家被捅,那就接受不了了。

    不過狂徒也沒有一言堂,而是給予了分析和新的辦法:“有月關在一邊冷眼旁觀,有未知敵人暗中窺視,單靠女色誘惑掌控劍晨,已經變得不現實,我的克隆人應該肩負起新的作用!

    老司機問道:“什么作用?”

    狂徒道:“打擊劍晨,把你們倆從他身邊搶走!”

    “從來沒有在一起過,談何搶走?”

    黑鳥欲言又止,但老司機卻是眼睛一亮,拍手道:“妙!”

    一味的奉承討好,只會視作理所當然,唯有大喜大悲,跌宕起伏,才是掌控的不二法門。

    將劍晨從男主角變成苦主,后續展開,更能峰回路轉。

    老司機馬上就想到:“現在劍界開啟,劍晨一旦心緒大起大落,可以引導玄陰十二劍入體,到時候劍晨為禍天下,我們再加以阻止拯救,無名的好感度還不是妥妥的?”

    狂徒點頭:“很好!”

    兩人合計片刻,馬上決定實施計劃。

    “人選定了嗎?”

    “老K已經讓幽靈特工散布開來,有兩人來到附近百里,一個小時之內,他們就可以趕來!”

    數日之前,老K就派出了二十名幽靈特工,這些幽靈特工都是狂徒的克隆體,行動能力極強,如今已經有兩位追趕上來,在老司機的幽能指引下,很快出現。

    好戲上演了。

    “婷,你放心,我們馬上就趕到陽昆府,找到火猴,請神醫前輩為你解毒!”

    劍晨快馬加鞭,眼神中透出七分執著和九分堅毅。

    沉浸在美好愛情中的少男,滿柰子都是腦子……滿腦子都是柰子……呸,滿腦子都是心愛之人的安危,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別說劍晨有背景有來歷,可以與權力幫商量,哪怕是并列人榜第一的步驚云和聶風,他都毫不畏懼,就算是一無所有,劍晨也不會退縮。

    然后他就一無所有了。

    啪!

    一顆血淋淋的人頭凌空落下,突然砸在道上。

    劍晨一驚,立刻勒馬,前蹄懸空。

    他人在馬背上,目光如電,已是發現,那人頭正是之前酷似第三豬皇的矮胖老者。

    當時奈何不得的惡賊,此刻雙目空洞,死不瞑目。

    “是誰殺了他?”

    “那名字很長的毒丹解藥呢?”

    劍晨又喜又驚,正要詢問,忽覺一陣風刮過,一道身影足不沾地,飄了過來。

    瞬息之間,就來到了人頭的邊上,一條腿筆直撐在地上,另一條腿呈直角彎曲,唰的一下展開一柄折扇,噗噗噗扇了起來。

    劍晨愣住。

    主要是來者長相普通,氣質古怪,頭發稀疏,雙眼下有著黑黑的臥蠶,乍一看上去,有些像凌云窟里那些魔器員,二十五歲時就這模樣,現在穿上勁裝,扇著扇子,裝出一副風度翩翩的模樣,很是違和。

    人不可貌相,劍晨出身名門大派,很快把異色收起,抱拳一禮:“在下劍宗劍晨,見過少俠,不知少俠高姓大名?這惡賊可是你所殺?”

    來者打量了一下劍晨,撇了撇嘴:“當然是我殺的,不然指望某些只會依仗師門的廢物嗎?”

    劍晨臉色一變,這已不是指桑罵槐,而是指著和尚罵禿驢,忍不住喝道:“你我素不相識,為何惡語相向?”

    下一刻,他明白了,來者冷哼一聲,目光躍過,打量著后面的白婷婷,露出溫柔之色:“婷婷,以前你對我愛理不理,一見到我就吐,今日我為你報仇雪恨,還找來了解藥,你能跟我走了嗎?”

    原來是情敵!

    劍晨本來并不擔心,因為白婷婷明顯是向著自己的,每次自己一靠近她,她就毒發嘔吐,起初他不明白,后來建剛告訴他,是因為這種劇毒有一味材料叫做情花,中毒之人不能情緒翻騰。

    劍晨明白了,每每看到白婷婷嘔吐,雖然很心疼,也是暗暗高興的。

    這說明她對自己情根深種。

    所以他信心十足。

    可來者竟說白婷婷以前也會嘔吐,這毒不是新中的嗎,怎么會?

    而下一刻,白婷婷如黑鳥投林,嘭的一聲砸入來者的懷抱:“我的毒,終于有救了!對不起,以前我不知道你的厲害,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兩人抱在一起。

    劍晨:(◎_◎;)

    白婷婷依偎在來者懷里,滿滿是解脫之色,然后轉過身,看了過來,敷衍之色溢于言表:“劍晨,你是一個好人,但我已經找到了更合適我的歸宿,我們就此別過吧!”

    劍晨:(((φ(◎ロ◎;)φ)))

    眼見著白婷婷真的要走,劍晨終于如夢初醒,嘶吼道:“婷,你真的就為了這個解藥離開我?”

    白婷婷頭也不回,語氣冷漠:“我還年輕,不想死!

    劍晨心如刀絞,不忍心罵婷婷,唯有對著來者無能狂怒:“你是誰,可敢報上名來?”

    那人剛要回答,白婷婷攔。骸皠e說,他是劍宗弟子,與天劍有關,未來可能會報復你,我們快走吧!”

    當兩道身影消失在天邊,劍晨捂住胸口。

    你居然如此冷酷如此無情毫不無理取鬧?

    我這些日子以來,對你那么好那么好的!

    所幸就在這時,一道英氣勃勃的聲音在耳畔響起:“晨大哥,你沒事吧?”

    劍晨轉過頭,看著李建剛那張英姿颯爽的關切臉龐,心中終于浮現出溫暖:“剛,我沒事!”

    李建剛低聲道:“你不要傷心了,還有我陪著你呢!”

    “是的,還有你,還有你!”

    劍晨心中總算有了安慰。

    之前他也有些難以取舍,白婷婷和李建剛,他到底選誰呢?

    想全都要,又怕兩女愛他愛得太深,不愿意跟別人分享,最終反目成仇,姐妹都做不成。

    現在白婷婷走了,倒是沒了這方面的難以抉擇。

    唉!

    也罷!也罷!就當認清楚白婷婷的真面目吧!

    進行自我安慰后,劍晨好受了很多,重新恢復鎮定,至少表面如此。

    而這時,狂徒哪壺不開提哪壺:“劍晨,我們現在還去陽昆府嗎?”

    劍晨心口一痛,低喝道:“不去了,我們速速去京城,劫心的下落關系到天下蒼生,那才是頭等大事!”

    他趕去陽昆府,正是要尋火猴,為婷婷驅毒,為此不惜與權力幫作對,現在婷婷卻有了解藥,直接跟別的男人跑了,自己的行為頓時變得好傻,還找個屁的火猴。

    狂徒和李建剛交換了一個隱蔽的眼神,得意非常。

    無論神醫背后的輪回者是誰,想要布置陷阱讓他們去跳,都是白日做夢了。

    兩人又看向月關,見他端坐在馬上,神情似笑非笑,好像看戲一般。

    狂徒很討厭這種眼神,壓住怒火與殺意:“讓你再得意個半天,等到今夜劍晨玄陰十二劍入體,就是你變成遺物盒的時候!”

    眾人改道,上了官路,目標直指京城。

    而剛剛策馬奔騰了幾個時辰,后方官道上疾馳來一位男子,連連發出呼喊道:“小姐,小姐!”

    眾人不明就已回頭,劍晨見那人的目標正是自己一行,心頭突然涌起一股不詳的預感。

    果不其然,李建剛驚呼起來:“阿大?怎么是你?”

    “小姐,可算找到你了,老爺都急得一個月沒睡覺了!”

    那人大喜,翻身下馬,單膝跪地行禮:“阿大拜見小姐,老爺讓小姐速速回去,不能再逃婚了!”

    黃尚看著這位太阿團隊隊長同名的名字,保持著似笑非笑,劍晨的關注點卻在最后一句上,面色蒼白起來:“逃婚?”

    李建剛嘆了口氣:“父親還說了什么?”

    阿大道:“老爺說姑爺人品極佳,愿意等候小姐回去,從未有過催促,但我們羅家不能不懂道理,小姐還是快快回去,與姑爺拜堂成親,入洞房后生上一窩大胖小子吧!小姐別怪我說話粗鄙,這是老爺的原話!”

    劍晨:(;′??Д??`)

    他看向李建剛,心如雙刀割:“你有未婚夫?等等,為什么是羅家?”

    “李建剛”歉然道:“劍晨大哥,李建剛是我行走江湖時所用的名字,我其實姓羅,名玉鳳!”

    劍晨覺得這個名字才是真的好聽,卻是心如三刀連擊:“你告訴我的名字,都是假的?”

    羅玉鳳道:“劍晨大哥,我要對你說一句我們家鄉誠心道歉的方言,騷凹瑞,我不能陪你一起走下去了,阿大,我們走吧!”

    劍晨:||Φ|(|T|Д|T|)|Φ||

    心已是千瘡百孔,他還是大聲呼喊:“鳳!”

    羅玉鳳轉頭,晶瑩的眼藥水灑落:“劍晨大哥,你是一個好人,你一定會遇到比我更好的姑娘的!”

    說著,她頭也不回地翻身上馬,與來者一起消失在地平線上。

    當離開數里之地,她搖身一變,恢復老司機的模樣,同時黑鳥出現,已經恢復成變形金剛的模樣,又有兩名參演的幽靈特工,代號47和代號996。

    別被這種代號誤解,幽靈特工都是一頭秀發,相貌英俊的男子,畢竟狂徒本來就是個帥哥,克隆體同樣繼承了他的長相,還精通易容技巧,可以迅速融入人群里,探聽情報。

    而第一個克隆體的長相,是為了打擊劍晨,故意扮丑登場。

    畢竟長得太帥,妹子被搶走,那心里就有安慰,那種條件沒自己好,搶去心愛之人的,才最是打擊。

    套路不能反復使用,所以李建剛就變成了逃婚出來,現在被找回去成親,一切順理成章。

    黑鳥如釋重負,正在給自己輸油,畢竟這幾天吐油吐得太厲害,需要補一補。

    老司機也放松了些,只是又有些心癢癢的,覺得沒有過足癮。

    當然正事重要,他立刻聯絡狂徒:“劍晨怎么樣了?”

    狂徒回道:“自閉了,今晚我們就動手,讓他成為玄陰十二劍的劍主!

    ……劍晨確實自閉了。

    原本左擁右抱美滋滋,結果一個被解藥誘走,十個月之后大胖小子就生了,一個被家奴帶走,十個月之后一窩大胖小子也生了,而他瞬間淪為單身狗。

    孩子他媽,說沒就沒。

    江湖套路多,他想回劍宗。

    “酒!給我酒!”

    劍晨大聲呼喊,接過狂徒的酒水,大口豪飲,借酒水麻痹自己,英雄劍插于身側,包裹更是隨意地丟在一旁。

    “如此簡單的玩弄,就把這家伙的心態弄得崩潰了,太廢物了!”

    絕世好胡內,云雀和紅后無語:“月關這次恐怕真麻煩了,關鍵時刻保他一命吧!”

    被兩女判斷必輸的黃尚,心神其實一直放在修煉上。

    本體晉升超凡入圣之境,尋找開啟領域的契機,天劍分身坐鎮劍界入口,力阻魔魁與玄陰十二劍,另外還有黃裳分身坐鎮聯盟,邪王分身往東海而去,了解龍行團隊的情況。

    一心四用,有條不紊。

    至于劍晨,他也希望這位積極向上,抵擋誘惑,不受擺弄。

    可惜他也知道,這家伙真的扶不上去。

    年輕人看不破男女之情,其實倒也正常,只是根本沒到愛得死去活來的地步,路上認識了也就四五天的女子,就把劍晨的魂給勾沒了。

    如此失魂落魄,把尋找劫心的責任瞬間拋之腦后,不正是爛泥扶不上墻?

    黃尚不收劍晨為徒,也是有考慮的。

    大唐世界里,許多原本為惡的劇情人物,都被改變了命運,可這個受到混亂之力侵染的世界里,有些人卻是死不悔改的類型。

    也許在某一段時間內,他們會有幡然醒悟之感,可一旦再生波折,體內的魔性必然繼續興風作浪。

    數度弒師,害人無數的劍晨,就是其中的典型。

    所以婦人之仁,圣母之心,最是要不得。

    與其讓無辜者受害,不如快刀斬亂麻。

    關于劍晨的安排,他早有打算。

    有趣的是,當夜黃尚正在帳篷內休息,突然感到一股空間波動。

    這一次不是幽能進攻劍晨的心靈,而是開辟出一條通向無極劍界的波動。

    “想到一塊去了嗎?”

    ……

    劍界之內。

    大戰依舊。

    天劍和劍圣立于出口,英雄劍和無雙劍牢牢地抵擋住魔魁和玄陰十二劍的轟擊,不讓它們越雷池半步,進入人世為非作歹。

    這個過程,對于兩位絕世劍客來說,同樣是一種磨礪與修煉。

    雙劍鎮一界。

    那邊廂劍圣主要負責對付還沒有宿主的玄陰十二劍,半神實力的魔魁,則交給天劍無名。

    魔魁起初認為自己無可阻擋,然而施展了成百上千種手段,都無法突破封鎖,不禁驚怒交集,魔性波動,向著一座劍山內傳音:“劍岳!你還在等什么?你難道不想去人世嗎?還不過來助我一臂之力!”

    一道古怪低沉的聲音回道:“我不是等,我是打不過他!這家伙就是劍界內最高劍山代表的天劍,你就算加上我,也贏不了他的劍!”

    順著這道聲音的指引,魔魁看向劍界中央。

    那里有一座古樸蒼勁,剛烈浩然的劍山,直通天宇,生出一股云破天開,天地色變的無窮之勢!

    每一位正道劍客,都有自己所對應的劍山,這座劍山正是天劍無名所立,已是奪天地造化,如同混沌開辟,玉宇澄清,將偌大的劍池都壓在下面,不得動彈。

    所以那道聲音才如此畏懼,不愿正面抗衡。

    此人名叫劍岳,正是元天劍訣的開創者,后來以此劍訣配合材料特殊的始皇劍,破界而入,進入到劍界之內。

    沾染了劍界氣息后,劍岳的壽命也變得悠長,同時血肉意志改變,成為了一位特殊的劍人。

    存活至今,劍岳仍舊有肉身,有神魂,不比魔魁只有神魂,玄陰十二劍只有劍意,他是活生生的人。

    是人,就會被殺。

    人被殺,就會死。

    豈敢造次?

    “膽小鬼!”

    魔魁大怒,仗著不死不滅之身,再度向著英雄劍迎去,斗得精彩紛呈。

    不過漸漸的,它也發現這柄英雄劍,正和劍界中央的那座通天劍山所呼應,變得越來越難纏。

    這種呼應,正是通過與魔魁的交鋒所成,畢竟這位是劍界戾氣兇煞所生,與正道劍山相合,正魔合一,就能開始正式控制劍界了。

    而劍界是它們的根基,如果被無名掌控了劍界的權柄,哪怕是一部分,它們也會被狠狠鎮壓,再沒了機會。

    魔魁的感應沒錯。

    黃尚正是要壓服魔魁,掌控劍界。

    這個時期還不比原劇情里,原劇情里絕世好劍對應的絕世魔劍在魔魁手中,反倒能一定程度調用劍界之力,現在的它,就相當于劍界誕生出一個奇特生靈,還達不到反過來影響劍界的程度。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

    “他媽的!”

    魔魁連連受挫,終于發出了屬于強者的呼喊,魔影滔天,開始迂回。

    這一幕代表著,它的自信心也蕩然無存,已經有了退縮之意。

    真別說,如果給魔魁縮入劍界深處,就跟烏龜縮回了頭,確實難辦。

    感應到魔魁不支,劍山之內,一個集邪劍仙、夜王、黑武士等等諸多反派于一體的腦袋鉆了出來,正是劍岳。

    “難道真的要永遠困于劍界之中嗎?”

    他的眼中露出遲疑、憤怒和仇恨之色。

    他不比魔魁和玄陰十二劍,能夠寄宿在劍池之內,他在進入劍界前,屬于正道人士,進入劍界后也只能隱居在劍山之上。

    而無名所成的劍山,對于他的壓制十分強烈,如芒在背,簡直就像是時時刻刻扛著一座山般。

    所以從理智上來看,劍岳知道自己應該幫助魔魁和玄陰十二劍,一起反抗無名的入侵,但身為劍人,他對于天劍的壓制感受更為深刻,實在是不敢正面對敵。

    “咦?”

    不過下一刻,他輕咦一聲,突然感到一個熟悉的空間波動。

    那是界壁被破開的波動,當年他以元天劍訣破開界壁,來到劍界時,就差不多是這個感覺。

    無名和劍圣施展最強一劍,打開劍界,屬于正規方式,而劍岳的穿梭則是屬于偷渡。

    現在又有人偷渡了。

    老司機的虛空幽能!

    “魔魁,有機會出去了!”

    劍岳立刻穿梭過去,里應外合,助這條通道打通。

    有了這條通道,他就能偷渡回人界,再也不用去硬闖無名和劍圣的封鎖了。

    “該死的,太小了!”

    在劍岳的指引下,魔魁魔影分化,同時找到了那個波動一點,兩者合力撕開通道。

    但很可惜,他們很快發現那個通道極為細小,只能供蚊子出入,連魔魁這種虛幻式的神魂,都由于實力強大,難以通行,更別提劍岳還有肉身了。

    “劍岳你看!那柄神兵!”

    不過在通道的那一頭,魔魁看到了一個爛醉如泥的年輕劍客和其身側的英雄劍!

    以魔魁的半神實力,自然能認出,劍晨身側的英雄劍,和無名手中的英雄劍并不是同一柄,卻是出自同一人手中,顯然關系非比尋常。

    “有了!”

    電光火石之間,魔魁就對著玄陰十二劍招呼道:“你們去人世!”

    魔魁和劍岳進入不了這蚊子通道,玄陰十二劍卻可以。

    而它們一旦擾亂人世,無名和劍圣就會腹背受敵,無法鎮壓在通道口,屬于魔魁和劍岳的機會就來了。

    嗖!嗖!嗖!

    其實不用魔魁指揮,當這道小小的傳送通道開啟,玄陰十二劍就往那邊投去。

    它們被劍圣壓制,不是實力弱小,完全是因為沒有宿主。

    這個時候,別說劍晨天賦還算不錯,就算真是一個廢物,也沒有選擇了。

    不過當玄陰十二劍即將越界而至,擾亂人世之際,帳篷掀起,黃尚來到爛醉如泥的劍晨身邊,五指微張,被其隨意摔在一旁的絕世好胡緩緩飛起,落入他的手中。

    當狂徒趕到帳篷外時,就聽到悠揚的琴音從中傳出。

    透過燭火與簾布,他看著那道身影,心神大震:

    “無名?”

    ……

    (后面還有。)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諸天諜影最新章節。
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