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書包 > 玄幻小說 > 穿越的美顏手機 > 第九十二章 引仇
    親愛的讀者您好,因不可抗力影響,本站域名已經更換為dingdianshubao.com,原來的網址即將停止使用,請將本站加入收藏夾或記住本站域名dingdianshubao.com,以便您的下次閱讀,謝謝。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穿越的美顏手機最新章節。

    說實話,李悠自己都沒想到效果這么好。他的本意只是震懾住對方,落對方一個面子,見好就收也就罷了。這樣的暗中交手,還能顧全些臉面,素昧平生的,還不至于打生打死。這也是李悠喊住劍六的原因,那丫頭出手完全沒輕重,出手就是殺招,李悠也是怕了。

    李悠雖然沒預料到這人這么容易就被突破了心防,但是他這一喝蘊含著他的靈魂力。突進朱由鈺的心靈后,下意識的就動用了他自己研究出來的夢境之術。

    所以朱由鈺才會看到金碧輝煌的金鑾殿。畢竟李悠雖是皇子,這個世界的圣皇宮他還沒去過,自然不知道什么樣子。自然是按照他熟悉的影視劇中的紫禁城來構筑了。

    雖然伴隨朱由鈺一聲我有罪,放下了心中的負擔,迅速恢復了一個元嬰高手應有的心防,清醒了過來,讓李悠沒機會過多的窺探這位的記憶。但是一些引起這么重心理負擔的記憶碎片,也足夠李悠發現一些有趣的事情。

    這位朱由鈺竟然是一位九天,只不過是不甘不愿的一個九天成員。也正是這股不甘愿,一只壓迫著心靈,才讓李悠這么輕易的突破了他的心防。

    這就很可怕了。

    相比于浮屠血海宗,無論李悠,還是孟師和李悠的那些師兄們,一直以來都是少數更重視九天的存在。浮屠血海宗的底細,說實話已經被起的差不多了,無論是功法,還是主要成員,李悠大致也都心里有數。這股勢力其實最可怕的既不是那些數量可怕的血神子,也不是那種近乎發揮完全勢力,悍不畏死的血神子分身,這些李悠都有手段解決。甚至都不是雷滅,金婉玲這些相當頂尖的高手,一直以來,這股勢力最可怕的都是薛韋這個超脫的存在。

    現在,薛韋被李悠坑了,被天道擄走了。浮屠血海宗也就是秋后的螞蚱,蹦跶不了多久了。反而是九天,孟師他們數百年的努力,都沒抓住九天的尾巴。也就是機緣巧合,數百年努力的隱劍,終于建功,出現了錢初九這么一個機會,再加上李悠的吸引,終于算是印證了九天的存在。

    但是錢初九掌握的情報其實很有限,他就是一個中層甚至偏下的殺手,又能了解多少。錢初九最大的貢獻,只是證明了九天的存在,引動了圣門專業的情報機關的注意。

    通過種種跡象和情報匯總,李悠和孟師他們基本可以斷定,九天有人潛伏在圣門,而且地位不低。

    孟師和李悠師兄們得出這個結論,是通過情報中的蛛絲馬跡判斷出來的。這方面常無痕和長孫冬岐提供了最專業的見解。這倆人一個潛伏專家,一個情報專家,合力起來,只要九天有活動,也很難不被他們抓到蛛絲馬跡。

    但是李悠不同,他得出結論的依據更直接,來自于他那件山河誅邪圖。黑棋已經確定的,薛韋是黑炮,現在已經消失了,顯然已經確認了,薛韋無法再為禍人間。但是讓李悠一直揪心的是另一枚黑相,和三枚黑卒。黑卒的危害級別還能忍受,但是黑相,李悠實在無法想象還有人對人族的危害比薛韋還大。

    當然了,這套棋子李悠經驗也少,他也不能確認相就比炮厲害。這玩意兒你要真按下象棋來說,肯定炮的作用更大,但要是從字面意思來看,相的地位無疑更高。問題是李悠賭不起,所謂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李悠更愿意按照最高規格對待這個隱藏的敵人。

    既然朱由鈺是九天的一員,那么朱元晦?

    李悠饒有興致的瞥了一眼朱元晦,眼神中充滿了玩味。

    但就這一眼,麻煩了。不管李悠出于什么原因,對于朱元晦而言,這就是挑釁。怎么樣?你的弟子也太不堪了,一聲呵斥都承受不住。

    不過朱元晦依舊自持身份,自然不會像弟子那樣,上前把李悠拽下座位,那樣實在太跌身份了。既然你用喝,那也接我一聲。嘴都沒張,鼻孔中冷冷的哼了一聲。

    喝,說白了,聲音只是載體,真正生效的是其中蘊含的靈魂力。新手往往需要情感飽滿的一聲喝,主要是借助這種聲音的調動,來強化情緒,更好的調集靈魂力。但到了朱元晦這等級別,根本就不需要這種低級的輔助手段。他多的是更高效,威力更強悍的靈魂力技巧。之所以還用喝,只是為了回敬李悠,一摸一樣的手段才能顯示水平,否則用了什么高深的技巧,依舊有以大欺小的嫌疑。

    冷哼聲雖不大,但是蘊含的靈魂力可不弱。自己弟子什么水平,朱元晦心知肚明,能讓朱由鈺吃這么大虧,看來這李悠靈魂相當強悍,全力出手,應該也死不了。

    鋪天蓋地,恐怖的靈魂壓力撲面而來,李悠不驚反喜。

    作為朱由鈺的恩師,李悠懷疑朱元晦有理有據,這可不是個人恩怨。但懷疑歸懷疑,對方身份太高,沒有什么確定的證據,李悠根本不敢輕易露出懷疑的意圖。所以李悠想到當初是怎么確定的薛韋。那是和薛韋的血神子分身交手,殺意入體,被黑棋感應到,才產生的聯系。

    所以李悠那玩味的一眼,既是真情實感,也有那么一些刻意。他就是賭朱元晦自持身份,眾目睽睽之下,這樣的場合,不會真的動手。

    雙方的靈魂力一接觸,李悠就暗暗咋舌。拋開手機,雷龍舟這些外力,李悠最引以自豪的就是靈魂的修為。起碼目前為止,他遇到的能在靈魂方面壓他一頭的,也只有佛祖和薛韋了。老姐算半個,那是超脫以后,才全方位有了質的飛越,靈魂方面才大幅度超過了李悠。

    超脫者已然突破了這個世界的極限,那強也就強了。這朱元晦還是第一個李悠見過的靈魂強度壓了自己一頭的人物。難怪孟師之言打不過,這么強的靈魂,再加上強大的修為,相輔相成之下,可想而知戰力是多么彪悍。

    這怕是已然出于超脫的邊緣,只是沒跨出最后一步罷了。甚至李悠懷疑,他是故意壓制自己不去跨那一步,只為了打磨的更加圓滿。

    也幸虧只是靈魂力交鋒,李悠還有一些反抗之力,要是正面交手,李悠除了架起雷龍舟逃,似乎也沒其他手段了。

    而且李悠的靈魂力也沒硬抗,而是邊抵抗邊引導,引著這股靈魂力沖向了山河誅邪圖。他倒要看看這個朱元晦是不是黑相。

    黑相毫無反應,這股靈魂力沖入丹田,被李悠引導擊中了山河誅邪圖,卻仿佛虛幻一般,穿行而過,沒有任何事情發生。最終被自主動起來的雷龍舟狂暴的撞散了。

    嗯?

    朱元晦臉上露出一絲異色。靈魂力,或者說神識是高手最重要的一種感知手段,甚至比眼睛重要,最善精致細微的觀察。只是這一擊,朱元晦就對李悠的靈魂水準有了準確的把握,出乎意料的強,強的有點出格。

    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靈魂力被引到了他體內的某處,突然就失去了感應。能屏蔽靈魂力的只有祖竅。而且最后一瞬間,感應到的那股模糊的氣息,似乎是原來如此,難怪佛祖安排他坐左一,后生可畏。

    “原來是人皇啊,那你坐的,只是后果的沉重,你做好準備承受了么?”

    朱元晦態度的突然轉變,大家都很不解,但也明白,試探出結果了。這小子竟然真有資格坐上那個位置,朱元晦代表儒門承認了。加上佛門的安排,道門的不在意,三圣門的決議,其他人還真就沒資格再質疑了。

    李悠眼神有些疑惑,竟然不是?還是方法有問題?這破寶貝,什么都要摸索,就不能附送份使用說明的。聽到朱元晦的話,李悠施了一禮。

    “趕鴨子上架罷了,無所謂準沒準備好,總是要面對的!

    “哼!佛門,有趣!

    朱元晦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句沒頭沒尾的話,就坐下閉目養神,再無動作。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穿越的美顏手機最新章節。
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