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書包 > 網游小說 > 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簽 > 【0524】,開啟了兇手新的爽點(三)
    親愛的讀者您好,因不可抗力影響,本站域名已經更換為dingdianshubao.com,原來的網址即將停止使用,請將本站加入收藏夾或記住本站域名dingdianshubao.com,以便您的下次閱讀,謝謝。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簽最新章節。

    一提到這個話題,蘇青便一臉非常無奈,非常無語的神色。

    語氣不爽,甚至還帶著幾分憤悶:“我媽非得說,身為女人,必須要上班才行,不管錢多還是錢少,總也得賺錢才行!”

    “可是她根本就不去想,我男朋友那么有錢,而且我男朋友家里只有他這么一個孩子,將來他爸的一切還不都是我男朋友的!

    “而且最關鍵的是,我男朋友對我特別好,好得不得了,而且我能感覺到他是真的挺愛我的,他已經在市里給我買了好幾套房子,房子都是落在我一個人名下的,外地還有一套海景房呢!

    “其實啊,我每個月就算是吃房租,也比我現在的工資高,可是我媽死活就是不行,唉,我男朋友可是說了,我媽是個短識的老太太,可是再怎么短識那也是我媽啊,所以她的話,我就算是再怎么不愿意也還是得聽的!”

    “唉,之前,我和我男朋友天天都能見到面的,可是現在我和我男朋友卻只能是隔一天才能見上一面!

    說著蘇青還像模像樣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那模樣真的挺自戀的:“唉,如果不是我長著這么一副好臉蛋,我還真的是挺擔心我男朋友會移情別戀的呢!”

    “不過對于這事兒我倒是還有點兒自信的,那些打我男朋友主意的人,沒有一個人的臉能及得上我的!

    “而我男朋友可是愛慘了我的這張臉呢,不過我也得和我媽好好地商量一下,可不能再這么下去了,明明我又不差錢,干嘛非得要來受這份累呢!

    老板娘三個人,倒是沒有想到,這位美女宿管這一開口,居然就滔滔不絕了,聽聽,先是說了她媽短識,然后又開始夸她的男朋友有多好,有多喜歡她,還有多有錢。

    就算是水煮肉片端上來了,也愣是沒有擋住她的這張嘴,不過再往后面說,她說的主要的就是她的那位英俊多金的男朋友了。

    而且三個人也都注意到了,在她說起她男朋友的時候,那雙眼睛可是亮晶晶的,一副正在向人顯擺自己最心愛的東西的模樣。

    不過仔細想想,也是啊,現在年輕的女孩子們,年輕還有臉蛋就是本錢,如果可以傍上一個大款,不要說這位美女宿管的男朋友可是年輕,英俊又多金,就算是好多大了好多歲的老男人,又有多少人是來者不拒的呢!

    所以人家想要顯擺也是應該的。

    蘇青終于吃飽了,當下用餐巾紙擦了擦嘴,意猶未盡地站了起來。

    “好了,學生們馬上下課了,我得回去了,三位再見了!”

    三個人齊齊地點了點頭,然后便看著蘇青走出了店門,老板娘笑著道:“這位美女宿管看來挺喜歡她男朋友的?”

    文具店老板冷哼了一聲:“哼,不過就是一個愛慕虛容的女人罷了!”

    老丁道:“這啊就叫做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對于這話,老板娘可是一百個,一千個,一萬個的贊同,當下她一拍手點頭道:“沒錯,就是這個理兒,想要過上好日子,如果真的憑著自己一個人打拼的話,不說得有多累了,那可是也有的熬呢,但是對于女人來說,結婚就是一次人生的轉折!”

    “而且你看看那些女明星,最后不都是嫁入豪門了嗎,就算是不嫁進豪門,也沒有誰是愿意嫁進寒門的吧!”

    文具店老板哼了哼,沒有再說話,不過看他臉上的神色卻是很明顯的不以為然!

    ……

    第二天很快就到來了,一大早八點正的時候,一輛黑色的限量版悍馬車便停到了職業技術學校的大門口。

    一身白色西裝的俊美的男人,推門走了下來,懷里抱著一大束火紅的玫瑰花。

    車子霸氣威猛,吸引人的眼球。

    玫瑰艷紅如火,很吸引人的眼球。

    男人俊美風流,非常吸引人的眼球。

    網吧的收銀小妹剛剛完全交接班,拿著抹布出來擦玻璃,一看到這車,這花,這人,當下一雙眼珠子羨慕得都要掉出來的。

    而很快的,一抹艷紅色的人影也飛快地自學校里走了出來,正是那位美女宿管。

    蘇青也沒有想到,蕭季冰這個家伙倒是還真的挺會演戲的,而且這演得跟真的似的,居然還送了她一束紅玫瑰,紅色的玫瑰花代表什么,相信大家全都知道。

    蘇青是真的很吃驚。

    蕭季冰的臉上盡是溫潤的笑,主動迎上了她,將手里的紅玫瑰遞給她:“怎么樣,喜歡嗎?”

    蘇青接過紅玫瑰,笑得眉眼彎彎:“喜歡,非常喜歡,特別是你送我的,簡直喜歡死我了!”

    說著便主動抱了抱男人,順便送了香吻一個。

    這一切的一切都落進了一雙陰冷的眼里,那雙眼冷冰冰的,寒氣四溢。

    不過很快的,蘇青便與蕭季冰兩個人駕車而去了。

    車里自然就不用再繼續演戲了,不過這一次蘇青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上,沒有法子,她是真的很舍不得放下這束紅玫瑰。

    如果不是怕打擊到蕭季冰,她真的很想要調侃一句,這簡直就是鐵樹開花嘛!

    不過,這么一大束紅玫瑰倒是當真讓她很是愛不釋手呢。

    蕭季冰一邊開著車,一邊自然也有在留意著蘇青這邊的,自然也是看得出來,蘇青是真的很喜歡自己送的這束花呢。

    所以看來,自己應該趁著這段假扮情侶的機會,多送她幾束花才好呢。

    不過蘇青倒是很快便收斂了心神,然后直接打開了話題。

    “對了,昨天的驗尸情況怎么樣?”

    蕭季冰立刻也正色了起來。

    “我將張小娟尸體上的傷口和之前那幾具尸體身上的傷口進行了比對,現在可以確定了,這些都是同一兇器造成的,所以應該可以確定了,兇手是同一個人!”

    蘇青瞇了瞇眼睛,唇角勾起來的是一抹魅惑的弧度:“今天晚上我想我們應該是可以釣到魚了!”

    蕭季冰的眼皮子立刻就是一跳:“你是不是又做什么了?”

    蘇青的一雙笑眼對上了蕭季冰的眸:“怎么,你果然是很擔心我呢!”

    蕭季冰的臉一黑,這個女人從來就不能好好地說話。

    但是他,自家人還是挺清楚自家事兒的,他是真的真的很擔心蘇青呢。

    但是他更清楚,自己卻不能這么直接說出來,于是微抿了抿唇,蕭季冰道:“我對特案組里每一個人都是挺關心的!”

    蘇青挑眉,有些好笑,低頭深嗅了一口自己懷里的火紅玫瑰。

    “那么這也是一種關心的方式了吧,所以你也給咱們特案組的每一個人各送上一束紅玫瑰?”

    蕭季冰:“……”

    這個女人,這是擺明了得了便宜還賣乖。

    不過,他還有正事兒沒有來得及說呢。

    當下他索性也就不在這個話題上繼續糾纏了。

    “哦,對了,我用石膏做出了那石頭地面下的模型,經過比對,張小娟頭上的鈍擊傷就是由石頭造成的,可是我們在現場的時候并沒有發現這塊應該染著血的石頭!”

    蘇青一扯嘴角:“所以這塊石頭應該是兇手帶走了!

    蕭季冰點了點頭,不過卻又看了蘇青一眼:“所以,對于這案子你怎么想的?”

    蘇青笑了笑:“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張小娟在逃命過程中鞋跟斷了,所以她才抓住了石頭砸了兇手一下子,但是兇手卻沒有什么大事兒,不過張小娟的這一舉動卻也激起了兇手的兇性,所以兇手在對待張小娟的時候,手法才更顯兇殘!”

    說到這里,蘇青看著蕭季冰挑了挑眉:“怎么樣,覺得我分析得是不是還可以算得上是合情又合理呢?”

    蕭季冰笑了笑:“非常合情,非常合理,我也是這么想的,不過張小娟身上的傷,除了頸部的劃開傷,還有頭部的鈍擊傷外,其他的傷都是在張小娟死后造成的!”

    蘇青想了想:“他應該是怕張小娟的喊叫會招來人,所以才會如此做的!”

    蕭季冰微微點了點頭,然后又迅速地補充了一句:“而且張小娟并沒有受到任何的侵害,很明顯這也應該是兇手擔心會有人來,畢竟那條路雖然夜晚人少,但是卻也不是沒有人的,比如說張小娟就是其中一個,所以……”

    蘇青卻是皺了皺眉:“可是就憑著他片下張小娟身上的那么多的皮肉,便說明他有把握夜晚的時候那條路上應該不會有人經過!”

    蕭季冰眨巴了幾下眼睛,也迅速地想明白了這當中的關鍵,于是他點了點頭:“嗯,倒是我之前想錯了,不過如果這樣的話,那么便說明他覺得這種用刀片下皮肉的感覺會更爽……”

    一句話說到了這里,蕭季冰和蘇青兩個人眼底里迅速地都是一震,兩個人同時都想到了非?膳碌囊稽c。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豈不是說,張小娟的死,開創了兇手殺人的新的爽點。

    所以只怕接下來,再有死者出現的話,那么死法都會與張小娟差不多了,甚至會比張小娟更慘。

    蘇青一緊手里的玫瑰花:“所以,我們一定要盡快抓到這個王八蛋,不能再有受害者出現了!

    蕭季冰點了點頭。

    ……

    夜色沉沉。

    今天的夜晚,天上新月如鉤。

    不過只是那么一彎小小的月,地上倒是也不見什么月光。

    還差幾分鐘十一點的時候,一輛出租車停在職業技術學校的路口處,車門推開,蘇青走了下來。

    她的一張俏臉,紅撲撲的,眼神在車燈下也顯得水汪汪霧蒙蒙的,踩著高跟鞋的腳,每一下落地,明顯的也是有些不穩。

    她就是這樣腳步不穩地走著各種的s形,身上還散發著挺濃的酒氣,看得出來,這位可是真的沒少喝呢。

    當她走到那四家店附近的時候,窗簾的一角被人掀開了,陰冷的眼透過玻璃窗的這一角,狠狠地注視著她。

    而看著她那明顯的醉態,陰冷的嘴角愉快的勾了起來。

    終于等到這一天了。

    蘇青搖搖晃晃地終于走到了職業技術學校的大門外,抬手搖晃著大門:“門衛大叔,開門了,我回來了,今天可是給你整了一條好煙呢!”

    只是往天一聽到她聲音就會出來的門衛大叔,今天居然沒有出來。

    蘇青打了一個呵欠,最后終于是有些氣憤地在大門上踢了一腳。

    “媽的,不開就不開,姑奶奶知道還有一個地方能進去的!”

    說著便又繼續踩著高跟鞋,搖搖晃晃地去繞大墻了。

    而在她的身后,一道黑色的影子也迅速跟上了。

    ()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神探悍妻之老婆大人上上簽最新章節。
排列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