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書包 > 仙俠小說 > 劍修的諸天之旅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虛空夜月
    親愛的讀者您好,因不可抗力影響,本站域名已經更換為dingdianshubao.com,原來的網址即將停止使用,請將本站加入收藏夾或記住本站域名dingdianshubao.com,以便您的下次閱讀,謝謝。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劍修的諸天之旅最新章節。

    時光荏苒,轉眼便到了朱元璋壽誕的日子。

    太廟之前,戲棚廣闊有如奉天大殿一般,前面是戲臺,后面則是高低分明的數十個包廂,朱元璋的總統級豪華包廂雅座自然是在正中的位置,也是所有戲臺之中的最高點。

    左右兩側一次由高到低,十數個廂座依次而立,層級分明,自然是給向燕王;侍珜O、朱元璋的嬪妃們還有一些王爺、王妃之類的皇族眾人用的,至于朝廷百官,六部的重臣們,則早已經有專門的人將棚內前排的十列作為按照官職爵位由高到低依次排好,而十列之后的,自然是留給文武百官的家眷們用的。

    至于柳白,自然是被朱元璋安排到了最中間的廂座,就在朱元璋的左手邊第一個位置,而此次壽宴之上所用的御酒,也正是前些時日韓柏的夫人左詩所開的左家酒樓進貢的清溪流泉。

    此時距離大戲開鑼還有小半個時辰,朱元璋還沒到,但是朱元璋的心性大家都心知肚明,要是真的等他先入場了眾人才到的話,恐怕就沒有那么容易善了了,所以滿堂的席位皆已經坐的滿滿當當,后方的廂座上所有的王公貴族們也基本都已經到場,燕王朱棣和皇太孫朱允炆以及朱允炆的生母恭夫人,更是早早地便到了。

    至于柳白,一聽說這次貢酒是清溪流泉,便早早的便拉著虛夜月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要不是這次大戲的主角是憐秀秀的話,柳白此刻非得把她摟在懷里,喝一口美酒,品嘗一記憐秀秀那鮮嫩欲滴的朱唇,豈不快哉。

    柳白的心中不免對朱元璋生出幾分怨氣,找誰不好,非得找憐秀秀來演這場大戲,偏偏此時朱元璋還是皇帝,正所謂為帝者一言九鼎,此時的柳白雖然貴為國師,但是明面上還是朱元璋的臣子,雖然享有諸多特權,但也不好拒絕,不然光是臺下的那群文官們,便能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給罵出翔來,他們吐出的口水,估計都能把柳白給淹死。

    朱元璋的廂座地理位置乃是全場最佳,極目四望,場中所有的情形一覽無余,自然也就便宜了柳白,居高臨下,沒有什么是能逃得過他的眼睛的,尤其是現如今他的精神修為已然突破了天人之間的界限,目力,聽力,更是遠超常人。

    還真別說,這些王公貴族的兒女們,一個個生的都還不錯,尤其是臉上略施粉黛之后,姿色雖算不上決定,但也是中上之姿了,而且一個個的身材也都頗為窈窕,行走坐臥皆合禮儀,倒是一片不錯的風景。

    可柳白卻沒注意到他身側的虛夜月,雙目之中早已經有洶洶的火焰升騰而起,正氣勢洶洶的怒視著四處打量這些大家閨秀的柳白,恨不得一口就把這個打色狼給吞了下去,連嚼都不嚼的那種,連皮帶骨頭半點不給剩。

    可柳白卻好像絲毫沒有注意到一樣,依舊我行我素,臉上還時不時的流露出頗為猥瑣淫蕩的笑容,時而點頭,時而搖頭的。

    殊不知,此時此刻,一只晶瑩細膩的纖纖玉手已經悄悄地朝著他的腰際而來,柳白隱隱有所感覺得回過頭來,疑惑的看著虛夜月那已經被怒火所充斥的眼睛,還未來得及多想。

    “嘶!”

    陡然一股劇痛自腰間而起,剎那間便已經沖上腦門。

    “痛痛痛。!放手,快放手!快放手!”

    柳白欲哭無淚的握住虛夜月的小臂,忙低聲呼道,可虛夜月卻好似充耳不聞一般,手上力道再增三分。

    不知為何,就算是修為突破了天人的界限,可是這種腰間軟肉被捏住的痛楚,卻依舊還是那么痛徹骨髓,令人汗毛倒起。

    柳白忙右手在虛夜月的手上輕輕一拂,便將那只左拐的柔胰握在了半空,讓自己腰間的軟肉暫時逃過了一節,可虛夜月卻不肯就此作罷,另一只手隨即而出,閃電般朝著柳白腰間而去。

    柳白汗毛豎起,哪里還能讓她再得逞,左手一動,便將虛夜月的另一只手也握在了手中。

    “喂喂喂,我說你干嘛!虛大小姐,我哪兒招你惹你了!”柳白此刻的表情,簡直是要多凄慘有多凄慘,無緣無故的不知道這個小丫頭發的什么瘋。

    虛夜月卻是冷哼一聲,說道:“秀秀妹妹讓我幫忙看著你,別隨便在外面拈花惹草!”

    柳白不禁翻了個白眼,憐秀秀什么性格他還不知道嗎,對于自己這方面的事情,她一向都是以包容為主,哪里會數處這樣的話,當即便沒好氣的道:“你看我像是智商不夠用的樣子嗎?而且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拈花惹草了,我旁邊除了你之外,哪里還有別的女人了,你給我說說,我怎么去拈花惹草?!”

    虛夜月卻道:“你那兩只眼睛四處亂瞟,都快冒綠光了,你當我沒看到嘛!要不是這么多人在場,恐怕你當場就撲上去了吧!”

    柳白心中一萬句草泥馬飛過,無奈的道:“什么都是你說的,我·····”

    還沒來得及說完,虛夜月直接張口朝著柳白的右手咬來,那一嘴寒光閃爍的銀牙,還有虛夜月此時那擇人欲噬的驚人目光,要是真的咬上了,那豈不是真的得掉好大一塊肉。

    想也不想,柳白下意識的低頭迎了上去,體內真元之力一動,變化成柔勁,將虛夜月的腦袋頂開,可虛夜月卻依舊不依不饒的又將腦袋湊了過來,柳白哪里還有時間考慮,來不及地圖便直接湊了過去。

    還好柳白的柔勁練得不錯,不然嘴巴撞上了虛夜月的額頭上堅硬的骨頭,恐怕連牙都得崩掉幾顆,不過嘴唇出傳來的微微痛感卻是難免的。

    可是緊接著,兩個人竟同一時間都愣住了。

    虛夜月的雙手也不在掙扎,任由柳白握在手里,額頭處傳來的微微濕潤的柔軟觸感,深深地刺激著她的心靈,此時此刻,她哪里還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三年以前,他和柳白一起縱橫秦淮兩岸,號稱青樓妓館之中的雌雄雙煞之時,可沒少占姑娘們的便宜。

    現如今被占便宜的人變成了她自己,一時之間竟慌了神,不知到底如何是好。

    是應該抽身而退?

    還是靜靜的享受這一刻的美好?

    亦或者趁著這個機會用自己的朱唇輕輕的吻住他的唇瓣?

    向柳白徹底敞開自己的心扉?親口對說出自己藏在心中三年之久的感情?

    可他會拒絕嗎?

    他會嫌棄我嗎?

    ··············

    無數念頭不斷地涌出,一時之間千頭萬緒,往昔種種,如同放電影一般在虛夜月的腦海之中流過,清澈的目光之中,竟泛起了幾絲薄薄的云霧。

    柳白也愣了,楞的不是他輕薄了虛夜月,而是在他輕薄了虛夜月之后她的反應。

    不僅僅沒有在第一時間推開自己,而且·······

    虛夜月的心跳在不斷地加快,渾身血液的流動速度也在增加,甚至于柳白還能清晰的感受到虛夜月那急劇攀升的體溫,還有她自雪白的脖頸處升起的紅色霞云,剎那間便將她的兩側臉頰盡數覆蓋,甚至蔓延到了耳朵,兩邊那晶瑩剔透的耳垂,也在剎那之間,變得通紅。

    柳白雖然經歷的女人不算多,郭襄勉強算一個,憐秀秀算一個,但是并不代表他不知道此時虛夜月這些反應所體現出來的意思。

    這絕不僅僅是羞澀這么簡單。!

    柳白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個大膽的念頭,一個他從來都沒有意識到的念頭!

    虛夜月動情了!

    對他柳白動了情!

    柳白這才反應過來,今天虛夜月的種種不同尋常的表現,突然地生氣,氣的是自己放著她這么一個絕世的大美女在旁邊不聞不問,卻去看那些不論姿色、氣質、還是身材都不如他的女子,氣的是自己自己的反應如此遲鈍,三年以來,竟然連她的心思都完全沒有察覺。

    兩人認識也有三年的時間了,可柳白卻一直以為虛夜月對自己的只是徒弟對于師傅的依賴。

    對于虛夜月和自己的頂嘴,爭吵,柳白都早已經習以為常,在他的心中,這不過是叛逆期的少男少女們都極為尋常的表現,

    可也正是由于這一點,柳白卻忽視了最重要的一點,虛夜月早已經不再是一個孩子,。

    現在回想起來,柳白忽然發現,自己的情商真的是太低太低了,真正三年的時間,竟然完全將虛夜月的對自己的感情,理解成了徒弟對師傅的感情,可是在虛夜月的心中,也許這種感情早就已經升華了吧!

    虧自己當初在武昌之時,因為她還特意把當時還沒有承受赤尊信魔種韓柏叫上船,為的就是在日后二人相聚之后,再續原著之中的情緣之時,看看虛夜月到底會有怎樣的反應。

    可是柳白無論怎么也沒有想到,通過這三年的朝夕相處,這個古靈精怪的小丫頭,竟然會喜歡上了自己!

    往昔的諸般場景,歷歷在目,她的歡聲笑語,她的一顰一笑,一舉一動········

    想著想著,柳白的臉上不自主的浮現出一抹溫柔的笑容,忽然間,柳白的心底一顫,原來不止從何時起,自己已經習慣了和這個丫頭在一塊的日子。

    習慣了她的搞怪,習慣了和他時不時的斗嘴,習慣了二人之間互相挑刺的日子!

    只是一直以來后知知覺的那人,從來都只是自己罷了!

    頂點書包 www.pxbysj.live最快更新劍修的諸天之旅最新章節。
排列三走势图